恐怖游戏机

电子游戏机在世界各地都令人沈迷。 这种玩意日新月异,每天都有新的花样。 但是有没有想过,万一有一天,情况倒过来, 电子游戏机成为人类的操纵者它们把人类奴役, 那时又怎样这事情并不太遥远……巴黎有一家规模庞大的游戏厅 名叫「狂魔」每天都有数百人在面玩耍。 一日,不知为了什么缘故,楼宇忽然倒塌了一角, 压死数十人之多。 市政府下令封闭,调查原因。 在未澄清真相前,不准重开。 「狂魔游戏厅」隔壁住着一个青年司机傅强, 他本来是这游戏厅的长期顾客每天下班必与女友眉眉到那玩一二个钟头, 「狂魔」结束后虽然可以到别一间去玩,但总觉得不似以前在「狂魔」玩得舒服。 更有一样奇怪的事情,在「狂魔」发生倒塌事件后, 有一个晚上傅强隐约听见隔壁有嬉笑和玩游戏机的声音。 这使他十分惊异,起来倾听,声音没有了。 睡下,那声音又响起来。 整晚都是这样。 第二天,他把这怪事告诉女朋友。 眉眉也是好事的人, 便道: 「今晚我和你一同到那屋外去偷听, 说不定有人违背禁令在面玩耍。 」这天夜半,路面人静了,二人蹑足走到「狂魔」后座倒塌部分, 俯伏在地上倾听。 果然听见面有很多人玩耍之声。 两人互望一眼,证实都听到这种声音,不是谁的错觉。 「让我们爬进去看看。 」傅强指着倒塌部分露出的一个洞口。 眉眉有些迟疑。 「你害怕吗」傅强道: 「有我在旁边, 你怕什么」傅强身体健硕眉眉一向为这点而骄傲, 她望了一下他宽阔的胸膛 便道: 「好,去吧。 」于是博强在前,眉眉在后,钻过「危险」的木板告示, 向洞口处爬进「狂魔游戏厅」。 当他们进入「狂魔游戏厅」的未倒塌部分时, 只见所有游戏机的彩灯都闪亮着等候人们去玩, 与平日正常营业时并无二致。 「刚才听见有人声,应该有人在玩的。 也许他们在下一层。 」傅强说着,拖了眉眉的手向地下层走去。 狂魔游戏厅共分三层,上面一层是最容易的, 中间一层难度较高地底层最困难。 傅强平时爱在地底层玩。 走下石阶时,见情况相似,所有游戏机的画面都在不断变动, 吸引人们的注意。 但就是不见有顾客在玩耍。 傅强早已技痒, 拿出几个角子来道: 「先玩几局再说。 」这个游戏机叫「黑森林」,一个人在森林中取宝, 但必须逃过狮子、老虎的追袭逃不脱就会被牠吃掉;反之, 则能取得宝藏夺取积分。 他玩了几局,都是在千钧一发之际,避过狮子、老虎的追袭, 玩得十分兴奋。 眉眉则在另一架机上玩「女奴」游戏,女奴要穿过重重关卡, 逃出自由。 若在任何一关中伏,她便会受到各个关卡的刑罚。 两人都在玩得津津有味之际,忽然游戏机的灯光全熄了。 傅强伸手不见五指,本想把女朋友叫过来, 免她受惊。 那知有股极大的力量把他抓住,硬生生要把他的身体从衣服中拔出来。 起初,傅强以为那股神秘力量只是要他脱离他的衣服, 但渐渐发觉不对那股力量是要迫他离开他自己的身体!一阵惊骇袭击着他。 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 意识告诉他,如果脱离了躯壳,他就只是一个游离的灵魂, 再也不能在人间活动了。 可是那股力量不由分说,把他「抓」住, 从身躯内慢慢向上拔出。 傅强有生以来,从未陷入这样可怕的境地中, 他不顾一切的叫「救命」可是似乎没有人能听见他的声音。 他心内觉得惨然。 虽然拼命要抓紧自己的身体,但最后,他的灵魂是被人整个拔出来了。 他觉得他的灵魂被人投入面对他身体的电子游戏机中, 那个叫做「黑森林」的游戏机箱。 在面,他才喘定下来,耳边听到一串哄笑声, 震耳欲聋。 「小家伙,今次是你自投罗网,可不要怪我!」「你是谁」傅强惊慌地问。 「我是埋藏在地下五百年的死人,在这一直没有人理会, 幸亏这楼宇倒塌把我震动出来,使我的灵魂跳入这电子游戏机中。 小伙子,现在我要借你的身躯一用,只好委屈你, 让你代替我的地位了哈哈……」「不,不, 这实在太不公平!」傅强叫道。 「你要公平可以,我给你一个机会,在二十四小时内, 如果有谁来玩这部游戏机你可以像我一样,跳进他的身上, 把他替换出来.这样你满意了吧。 」「不行,我怎知道有没有人来玩游戏机!」傅强愤怒道。 「那就要看你的运气了,我不是也等了六七天吗」这样说时, 屋内的所有游戏机灯光重新恢复博强赫然看见站在他面前就是他自己的身躯, 那个身躯对着他说话他现在就是魔鬼的替身。 「你不用心急, 」魔鬼道: 「现在就有人来玩电子游戏机啦!」傅强的女朋友眉眉这时正从另一边走过来, 叫道: 「阿强刚才电灯熄灭,你到哪去了真把我吓坏啦。 叫你又不应,你是存心吓我的。 」魔鬼呆立着,不说话。 他刚刚变为人不久,还不懂得怎样装人的表情。 眉眉走过来,大发娇嗔,用粉拳敲打傅强的胸膛, 傅强的灵魂在电子游戏机中叫苦不叠, 他大叫: 「眉眉, 不要上当那是一个魔鬼,不是我……」但他的声音, 眉眉听不见只有魔鬼才能听见他的说话。 过了一会,眉眉的脾气渐消了, 她对着那「黑森林」游戏机道: 「这个我还未玩过, 让我试一试。 」她丢了一个角子进机器中,那机器立刻活动起来。 傅强觉得他身不由主地随着机器滑动, 急叫道: 「眉眉, 不要胡闹不要开动机器……」但眉眉听不见他, 她兴致勃勃地在玩着。 傅强开始进入一个他完全陌生的境地中, 那是一个长满树木的大森林中间有一条条鲜明的、人工的途径。 突然,一只张牙舞爪的狮子向他扑来。 傅强吓得三魂去了七魄,拼命奔跑。 他转进左边一条横路上,狮子向直路那边跑去了。 傅强喘了一口气,暗叫「好险」。 他的话未说完,一只大猩猩从树上跳下,落在他的面前。 这只猩猩的体积比他大上三四倍,脸上表情狰狞。 傅强又要逃命,他一擡头,望见眉眉在游戏机旁正玩得兴高采烈, 全神贯注为傅强的狼狈奔逃,露出如花笑脸。 傅强的心诅咒着。 他想叫眉眉快停止这要命的机器,但没有用。 只要走迟一步,那猩猩就会张开大口,把他吃进肚。 他不断往前跑,转了一个弯,前面是一条河流, 他跳进河那猩猩没有追来了,可是惊动了河的鳄鱼, 他们成群从水面冒出。 「我的妈呀!」傅强拼命游泳,过了对岸, 就差那一点点他的两脚没有被鳄鱼咬去。 他听见眉眉高兴得格格笑着……那平日他认为可爱的银铃一般的笑声。 现在听见眉眉这种笑声,令他既愤怒,又焦急。 在她的笑声下,令他全无喘息的机会,即使他不移动, 那「地面」也在转动。 很快地,他又暴露在一只斑豹的视缐下。 斑豹的两眼像二道电光射过来,傅强只恨爷娘少生两条腿, 拔足飞奔。 但他快,又怎及得上一只豹快。 眼看他就要被斑豹捕食之际,忽然一条绳网自天而降, 落在他的面前傅强在危急之下,那管是什么, 一把抓住那绳网向天飞起,刚刚躲过大班豹的血爪!他落在远远一棵树上, 暗自庆幸这绳网不知是谁抛下来搭救转念一想, 不觉苦笑原来这绳网本是游戏机内的设备,在最危急时, 一按掣钮就可使用这绳网打救,那么自然是眉眉按掣救了他了。 但她只能使用此法三次,三次之后,神仙也无能为力。 那游戏仍在继续,很快地,傅强被一种无形的力量从树上推跌下来, 又跑在路上。 他感到一种深沈的悲哀,明知自己的前途是死路一条, 但仍得拼命奔逃他的命运不受自己的指挥,而是控制在别人手上。 那玩游戏的人如果拙劣,他死得更快;如果敏捷, 他会死得慢一点.但最终还是要死的。 平日他自己玩电子游戏机的时候,只觉得率性痛快, 绝不想到一旦成为「当局者」竟会如此痛苦。 眉眉正展露天真笑脸,按掣令他飞快地穿过森林地区的各处通道, 又一次遭到狮子、老虎、鳄鱼猩猩的追袭,在千钧一发之际, 又是靠飞来的绳网把他救起。 完了,傅强心想。 还有一次机会。 第三次,他再在森林中飞奔,有一只山猪追过来, 突然地面不动了,那山猪也停在「作势欲扑」的位置上。 原来有人按停了游戏机,是站在眉眉旁边的那个魔鬼。 眉眉不知那是魔鬼,以为他是傅强, 嗔道: 「人家正玩得高兴, 你又来捣乱!」魔鬼不答她的话 却对被困在游戏机内的傅强道: 「我说过给你一次公平的机会, 现在机会已来了……不是有人正在玩这电子游戏机吗你比我幸运得多 我等了六七天你只等了一二分钟。 」眉眉望着魔鬼的嘴型,听不见他说什么, 在他肩上拍了一下道: 「喂你在对谁说话」魔鬼不理她, 仍然对傅强道: 「一会儿我把全场灯光弄熄 你便可以摆脱游戏机的束缚向这女人的鼻孔跳进去, 其他的事你就不必管了。 这样她就变成了你,你变成了她,懂吗」传强懂了一半, 不懂另一半: 「你要我借用眉眉的躯壳那怎么行她是女人, 我是男人!再说眉眉的躯壳给我借用了,她又怎样」「她会被困在游戏机, 像你现在一样。 」魔鬼慢条斯理地说。 「不行,绝对不行,我怎忍心让眉眉永远困在这……除非她也可以跳在别人身上, 取代那个人的身体。 」「那……也未尝不可以。 」魔鬼道: 「但我对这女人没有义务,我不会在这白白等待廿四小时, 最多半小时好了。 在半小时内,等不到别人来做替身,我就要跑了。 」「半小时也好,让我出去想想办法。 」傅强的思绪十分混乱,但是他极力令自己冷静下来, 心道: 「如果我不出去眉眉永远不知内情, 那时绝没有人来救我眉眉也会落入魔鬼的掌握而不自知;假使我出去了, 还有半小时的机会可把眉眉救出生天然后我们再一同想办法对付魔鬼。 」于是说道: 「好,我答应了,让我出去吧。 」魔鬼道: 「好吧,你准备好!」他话一说完, 全场的灯光就熄了。 傅强立刻觉得身上压力消除,轻松不少。 由于他只是一个灵魂,在黑暗也能视物,一清二楚。 他看准眉眉的鼻孔,使劲跳去,便进了她的躯壳。 魔鬼早已做了手脚,把眉眉的灵魂拔出,傅强很顺利便和她的躯壳合而为一他变成了眉眉。 眉眉的灵魂则进入电子游戏机中。 在这时候,傅强充分了解眉眉的心情,可惜他说话, 眉眉听不见;只能通过魔鬼向她表达劝她暂时忍受, 让他到外面去找寻一个「替身」。 他匆匆走出游戏厅,到了街上。 由于他变成一个女人,连走路的方式也受生理影响, 和以前不同令他非常不习惯。 夜已深,街上行人甚少。 过了一会,才有一男一女走过,大概是一对情侣, 傅强游说他们到下面游戏厅去玩耍但那对男女摇头笑笑, 走开了。 接着又有另两个男子先后走过,傅强去拉他们, 被误会为妓女反而被申斥了一顿。 时间很快度过二十分钟,傅强急得要命。 这时有一个大汉走来,似乎喝过酒,傅强料想叫人去玩游戏机吸引不大, 索性摆出女性的特点向他飞个媚眼,伸手过去拉他。 那醉汉对「她」感兴趣了,停下脚步。 把她紧紧抱住,不问情由,便在她脸上狂吻。 傅强讨厌极了,却不敢反抗。 只拉着他向游戏厅的洞口处走去。 那知醉汉见地方幽静,忽然用起蛮来.把她推倒在地上, 撕裂她的衣裳要将她强奸。 要是傅强平时的气力,那大汉休想近得她的身, 然而她现在变成了一个女人。 傅强已变为女儿身,连力气也小了,竟无法摆脱那大汉的纠缠。 本来她想说,只要大汉肯跟她进入那游戏厅去, 她便任他为所欲为。 谁知那大汉多喝了酒,忽然用起蛮来,在她脸上打了一拳, 把她打得昏了过去。 等到傅强悠悠醒转时,赫然发现自己躺在一条黝黑的横巷内, 下裳被撕破那大汉对她施了强暴。 这令她啼笑皆非,想不到第一次做女人,就遇到这种横逆的事情。 她头上胀疼欲裂,勐然想起困在游戏机内的眉眉, 叫道: 「糟糕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一看腕表, 已比需要赶回去的时间迟了十五分钟。 她顾不得全身疼痛,爬起身来,一跛一拐的回到那游戏厅的地下室去。 心祈祷那魔鬼不要走开。 一眼望去,那魔鬼仍站在游戏机前,傅强叫了一声「谢天谢地」。 「你没有找到替身」魔鬼问。 「还没有,我已g尽力而为,请再给我一点时间……」傅强道。 「不用了,你瞧。 」魔鬼指着游戏机上站立的一只老鼠。 这只老鼠什么时候站在那的,傅强并没留意。 「老鼠」「是的,这是刚才唯一在这经过的生物, 我见你不回来 已把那女人的灵魂放进这老鼠的身体内了……」「什么」傅强惊叫起来: 「你说眉眉的灵魂已进入这老鼠身上」「是的, 不信你问问牠。 」傅强向那老鼠道: 「你是眉眉。 」那老鼠吱吱叫了雨声,点点头。 傅强心情激动, 抓着那魔鬼道: 「不行, 你快把她变回一个人否则我和你拼命!」魔鬼脸孔木然, 冷冷地道: 「我所能帮你的已尽于此你听过世间上有魔鬼热心助人的事吗我帮你两次, 已大大打破成规对不起,我要走了。 」他把手一甩,便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把傅强震开, 转身向屋外缓步走出。 「你到哪去」傅强绝望地叫道。 「我已变成一个人,便要去好好享受一下。 五百年前,我是个穷光蛋,受尽生活煎熬,郁郁而终, 现在我要补偿一番。 」「你把我也带去!」傅张道。 「你要跟着我」魔鬼十分奇异。 事实傅强心中盘算,要救出眉眉,总得依赖这魔鬼, 解铃还需系铃人假使让他跑掉,人海茫茫,将来到哪去找他再说, 这魔鬼定会为祸人间不如跟着他,看定机会把他毁灭。 就算不能成功,赔上性命也是活该的,谁叫自己胡闹, 闯入这废屋中把魔鬼引出来呢现在眉眉变成一只老鼠 他已万念俱灰也不想活了。 于是对魔鬼道: 「我也想享受生活, 让我做你的跟班也可沾点光。 我知道你神通广大,一定很有办法的。 」俗语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魔鬼也喜欢听人奉承,脸上顿时露出微笑, 道: 「你真想做我的跟班……」「是的, 你离开人世五百年很多事情已不热悉,有我在你身边, 也会便利一点。 」傅强接口说。 「好吧,就让你跟着我几天,先看你听不听话, 料你也不敢反叛我。 」傅强连声多谢,在墙角处拾起一个废弃的纸盒, 把那老鼠放进其中 低声道: 「眉眉,耐心点。 」眉眉能听见他的话,但不能说话,只吱吱地回答一声。 魔鬼走出大街,对面前的景色感到茫然。 这个世界和他以前认识的世界相差太远。 「你准备到哪去」傅强跟在他身边问。 「我想知道,谁是这最富有的人」「你的意思是……」「不瞒你说, 现在谁要一握我的手我的灵魂可以立刻跳在他身上, 取他的地位而代之。 我想找一个真正的富翁,让我活在他的身上, 胜过做你这个穷小子。 」傅强吐吐舌: 「难道你可以一再变下去, 想变谁就是谁」「不只在七七四十九天内有这个本领, 过了四十九天我就得安安分分的做人,不能再离开所附着的那个人的躯壳。 所以这几十天是我最重要的日子,必定要找一个适当的对象, 作为我永久的身体。 」「那么,将来请你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傅强道。 「不可以,别人的灵魂我只能帮他进入另一个人的身体一次, 你已做了这个女人以后就是这个女人,永远不能再变。 」傅强十分失望。 「告诉我,谁是这最富有的人」魔鬼又问。 「这……」傅强想,应当告诉他一个坏蛋富翁的名字, 就算给他害死了也不值得惋惜, 便道: 「雷三江是这的俱乐部大王, 我想他是最富有的人。 」「带我去见他。 」魔鬼道。 傅强其实毫无把握,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雷三江。 只知道有一家彩虹俱乐部,豪华绝伦,专供富人享乐, 他料想他也许在那。 这时已深夜,他们等了很久,才等到一辆计程车经过, 傅强招手截住二人登车,吩咐开到彩虹俱乐部。 二十分钟后,车子到了彩虹俱乐部。 守门人是一个高大的阿拉伯汉子。 他不让傅强和魔鬼进去,索看他们的会员证。 魔鬼走上两步,一巴打在他的脸上,顿时现出一个青篮的印子。 被打的部分像是受了烧炙一般,隐隐冒着烟。 阿拉伯人一手掩着脸,想是十分疼痛,用畏怯的眼光望着魔鬼。 这时从魔鬼眼中同时射出一道青蓝色的光,像电一般直射入他的心底, 令他震撼他退后两步,不敢再出言拦阻了。 魔鬼和傅强走入屋内,面陈设华丽,虽是深夜, 仍然充满热闹气氛一些富翁在玩朴克、玩轮盘, 一些富翁在打桌球另一些在饮酒聊天。 不论任何一个场合,都少不了有穿着十分性感的女侍应陪伴着。 魔鬼对这种场面,似乎甚感兴趣,到处留神观看。 最后他和傅强在酒吧间坐下来。 一个侍者上来招唿, 魔鬼道: 「我要找雷三江, 请他见面。 」「这……」侍者迟疑道: 「他没有来。 」「我有很好的消息告诉他,可以令他发大大的财, 比现在已有的多三倍。 」侍者犹自推搪,魔鬼两眼注视着他,神色如冰。 侍者莫名其妙地全身颤栗了一下, 低头说道: 「雷先生已经来了, 我去叫他去。 」片刻过后,他把一个矮矮胖胖、方脸大耳、蓄着小胡子的男人带来, 指着魔鬼道: 「就是这位先生要见你。 」雷三江向魔鬼打量了两眼, 世故地笑道: 「我们并不认识。 」「你自然不认识我。 我有一个发大财的消息要告诉雷三江先生,除了他之外, 别的人我不会说。 」「我就是雷三江。 」魔鬼向他看了一眼, 道: 「不错, 不错。 」雷三江不知这年轻人口中说的「不错」是什么意思, 但见他的目光具有监赏和评定的味道。 然后他伸出手来道: 「幸会幸会。 」雷三江不喜欢这个人,但他处世一向圆滑, 对任何人不愿得罪便也伸手过去和他握着。 想不到这一握铸成大错。 只觉对方的手像有一种磁力,使他不能分离。 突然灯光熄灭,雷三江感到有股力量把「他」从自己身体内拉出来……他的灵魂出了窍。 一瞬间,雷三江的灵魂已和魔鬼的灵魂互相调换了一个位置。 当灯光再亮时,雷三江变了那个年轻人,魔鬼却变了雷三江。 雷三江起初尚以为这是个恶梦,及至定下神来, 发觉事实并没有改变他自己竟然变成另一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他失声叫道: 「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子」那侍者更不明白, 因为雷三江连声音也变了。 他只是呆呆地望着他。 雷三江暴跳如雷道: 「拿镜子给我, 拿镜子给我!」侍者把一面镜子递给他雷三江一照, 吓了一跳 大叫道: 「这是妖术,快把这人擒牢, 他骗了我的身体!」可是那侍者呆立不动 他根本不知道雷三江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觉得他像一个疯子。 他向那个冒牌的雷三江请示,应当怎样对付这个疯子。 雷三江气得一脚踢在那侍者身上: 「蠢材, 我才是雷三江这人是个术士,霸占用了我的身体;你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那侍者光火了, 反手给他一拳道: 「好小子你居然敢打我, 这是什么地方可容你胡言乱语!」二人扭作一团厮打, 你一拳我一脚;魔鬼在旁边窃笑。 不久,二人都打得面青唇肿, 魔鬼叫道: 「不要打了, 把他赶出去!」旁边几名看热闹的侍者闻声上前, 合力把雷三江制服把他一直推出大门之外。 可怜那雷三江仍声声大叫: 「我才是真的雷三江, 你们这批蠢材怎可以把外人当作是我……」可是有谁会听他的人人都把他当是疯子, 跑到彩虹俱乐部来撒赖。 侍者们把他驱逐后, 又指着傅强向魔鬼道: 「这个女人应当怎么办, 要不要也……」魔鬼道: 「不用这个女的很好, 留下她在这办事。 」侍者们嘻嘻一笑, 暗想: 「把漂亮女人留下来, 一向是这俱乐部的老板雷三江的习惯我们这一问显得多馀了。 」于是魔鬼顺理成章地成了俱乐部的老板。 但他前生是个粗人,大字识不了几个,对做生意更是一窍不通, 说话动不动就露马脚一切全赖傅强替他掩饰。 雷三江本是酒色之徒,魔鬼既代入他的身体, 立即也受到他的生理条件所感应对俱乐部内的女人都色迷迷地望着。 傅强对他道: 「这的美女都是知情识趣的, 你是老板只要喜欢……」魔鬼照他所说, 挑选了三个漂亮娃儿进入一个陈设华丽的客房中, 不久便传出一片嬉笑之声。 傅强的目的是支开魔鬼,立即跑出门外, 去追那真正的雷三江。 见他正在和一个汽车司机吵闹,原来他想乘坐他自己的车子回家, 那司机也不肯载他气得他发抖。 傅强跑上前去,拍拍他的肩头,把他拉到一旁, 对他说: 「你不用着急要听我的话。 」于是把他怎样被魔鬼变成女人的经过细细对他说明。 雷三江听说他的遭遇和自己的一样,心稍安。 傅强对雷三江道: 「现在你必须耐心等待, 七七四十九天过后魔鬼就不能脱离他所附的躯壳。 那时我们才合力把他弄死,永远除去这祸害。 」雷三江对傅强连声称谢。 在这世间上没有人再认识雷三江的身分,只有傅强一人能证明他就是雷三江。 他对傅强的感激真是难以言喻。 「如果你能助我把魔鬼除去,又恢复我原来身分, 我愿以一百万法郎酬谢你。 」雷三江道。 「你放心,我的女朋友也被他害得不生不死, 我一定要报仇。 」傅强道。 雷三江接受傅强的劝告,连家也不回去, 因为他的太太和女儿也决不认识他以为他是「白撞」。 却说魔鬼取代了雷三江的位置后,每日与富人为伍, 吃喝的是美酒佳肴晚晚有美女同眠,心满意足。 他任命傅强为总经理,管理雷三江的一切财产。 由于魔鬼对现代财务知识一窍不通,傅强大权在握, 逐渐把雷三江原有的亲信人物辞退另外起用自己的心腹。 他模仿雷三江的签名,逐渐把雷三江手上的财产转移到他的私人户口或一家「眉眉控股公司」手上。 眉眉就是他现在的身分。 这一切,把魔鬼全蒙在鼓。 表面上,他对魔鬼千依百顺,为了彻底取得他的信任, 他甚至使出女性的手段把「她」自己委身于他。 七七四十九天终于过去了,魔鬼的灵魂已经定型在雷三江的躯壳中。 他的魔鬼的特质逐渐消失,而成为与一般人无异的人。 真正的雷三江常常打电话与傅强联络,问什么时候可以下手把魔鬼毁灭, 他已买了一柄手枪只待时机下手。 一天晚上,傅强通知雷三江,已到行事的时候了。 深夜十一时许,傅强开了后门,让雷三江进来。 雷三江一直闯进魔鬼的寝室,魔鬼正在与几个美女寻欢作乐, 一见雷三江为之愕然。 雷三江突然拔出手枪,对他连开了五枪!魔鬼虽然不会死, 但他的躯壳死了他被困在躯壳内,无法脱出, 不得不随着那躯壳重归尘土。 雷三江痛快地笑道: 「哈哈,今天总算出了一口乌气!」他的话刚说完, 三个巡警冲进来把他逮捕指他犯了谋杀罪。 雷三江大叫: 「这人是魔鬼,我杀他是为民除害。 这有一位女士可以作证。 」他左右张望寻找傅强,傅强及时出现。 「对了,就是她, 」雷三江喜道: 「她可以证明我的无辜!」傅强冷冷地道: 「你是谁, 我并不认识你!」雷三江大急: 「你……你怎可以出尔反尔我说过给你一百万法郎的 你忘记了」「这人杀了我们的老板还想贿赂我!」傅强对警察道。 「我杀这人是因为他霸占了我的身体,其实我才是这里的老板;我现在的身体本来是这个女人的, 她的灵魂被魔鬼放在一只老鼠身上……」雷三江愈说 那几个警察愈不明白他们摇摇头,认为雷三江是个疯子, 无可救药。 于是他们把大声咆哮的雷三江带走了。 傅强把他们送出大门,回进房中,忍不住大笑起来, 不用说那几个警察由他召来的。 「我成功了。 」他自言自语道: 「外人以为雷三江已经死掉, 杀死他的是一个疯子。 而雷三江的财产已大部分在我名下,今后我是大富翁了。 哈哈,什么魔鬼都是假的,其实我才是魔鬼!」他把桌上的一个纸匣棒起, 揭开匣盖 向里面的一只老鼠道: 「眉眉, 我们终于富有了看看,你听见我的说话吗」老鼠把头低垂, 她在哭泣。 傅强取得胜利,但这是一次凄惨的胜利! 。

上一篇:圣渊行凌辱众女 下一篇:红莲火龙与魔之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