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车肛辱

傍晚的电车在铁路上奔驰,正当是上班族下班的高峰期, 整辆电车上都挤满了人每个上班族或坐或站的, 在几乎没有空隙的车厢里享受着一天辛劳之后的片刻甯静。 在一群上班族紧邻着站立的空间里, 有个娇小的身影在其中那是个穿着国中生制服的学生, 清秀的小脸上带着有不少度数的细框眼镜比肩膀略长一些的头发整齐的梳成辫子, 看起来十分乖巧的脸上写着厌恶。 「真讨厌,每次坐这班电车去补习班, 都是这么挤。 」即将面临高中入学考的优香手拉着吊环,神色不悦的盯着手上的单字本, 四周硬挤上来的乘客把整节电车都塞得满满的, 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沙丁鱼罐头。 「算了,反正早就已经习惯了,还是把握一点时间念书好了。 」优香皱皱眉头,略微调整被挤得站姿不稳的身子, 把左手的书包移到前方专心的在心里念着英文单字, 为了考上理想的高中优香每天都乘坐这班电车去补习班上课, 在她一天规矩的学生生活中这短短的四十余分锺是最令她讨厌的时段。 电车摇晃着,四周的景像在车窗外消逝, 随着电车摇晃的乘客若有似无的碰撞着彼此的身体, 但在这自然的碰撞之中一只不应该出现的手, 一只只属于中年男子的厚实大手抚上了优香的臀部 他轻柔的沿着优香臀部的形状让中指在臀缝里上下徘徊。 (色!色狼!)受到惊吓的优香差点尖叫起来, 原本以为只是因为电车摇晃而被其它乘客不经意的触碰 但从被抚摸的直接程度从被刻意抚摸到部位, 优香肯定那只手的主人是个色狼。 (怎……怎么办!讨厌!啊!)向来乖巧的优香, 从来没受过如此的对待心里慌乱的她,扭动着屁股, 想要藉此驱赶走色狼但她扭动的动作,却是让整个臀部, 小范围的在色狼的手里摩擦色狼完全不理会这算不上是反抗的反抗, 缓缓的拉起了优香的裙子。 (不要!这电车快点到站啊!啊!不能摸那里!)优香从屁股受凉的感觉得知, 裙子正无视主人意愿的往上移动色狼的手掌大胆贴上整个臀部下缘, 灵活的中指与食指从内裤的旁边入侵,在优香那紧闭的肉缝口肆虐。 优香不停的在心里唿救,但害羞的她却绝不可能因此而得救, 就在她祈祷着电车快点到站的时候色狼的手指, 正熟练的在她蜜穴浅浅进出粗糙的指纹沿着穴口, 刮着细嫩的肉膜优香虽然没碰过男人,但十四岁发育中的身体, 却起了成熟的反应一股股清澈的黏稠淫蜜从蜜穴里渗出, 将色狼的手指逐渐沾湿。 优香用手上的单字簿遮住自己羞红的面容, 色狼偶而触碰到她躲藏的肉核让她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 优香身体断续的摇晃吸引了坐在眼前的上班族目光, 他擡头疑惑的看着优香泛着水光的眼睛而优香一和他四目相对, 立刻把整个脸躲藏在单字本后。 「嗯……」以优香的年龄还不该尝试到的快感, 使得优香压抑的握紧书包的提把量越来越多的淫液, 不仅沾满了色狼的整根手指还将内裤染得深色, 优香紧咬着下唇细微的呻吟流泄,用着意志力去克服身体的发热。 (唿……不对……)也许是优香的反应让色狼感到满意, 也许是色狼准备转移目标了色狼的手指离开了优香的蜜穴, 正当优香庆幸着结束了的时候色狼将优香的内裤整个的拨到一边。 色狼的指尖在肛门口逗弄,将优香流出的爱液, 当作润滑剂涂了上去紧缩着的括约肌本能的抵抗着, 但色狼的手指借着淫液的润滑强迫肛门打开入口, 突破了优香身体的防御。 (啊……那里脏啊……痛……别伸进来……)一节指头进入了优香的菊穴之中, 从紧咬着的括约肌传来一阵阵的疼痛远比蜜穴受辱还要强烈的羞耻感让优香连膝盖都快要站不稳, 优香想不到第一次遇见的色狼竟是如此的残忍, 不仅是处女的蜜穴口连处女的菊穴口都不放过。 指节在菊穴里旋转着,偶而略微的深入, 偶而略微的抽出色狼手指上任性的动作,支配了优香全身的神经, 也许是色狼的动作很巧妙四周拥挤的昏睡乘客, 竟没有一人发现他对优香的一切不正当行为但在优香的脑海里, 却只有从肛门里传来麻痛热的复杂感觉。 色狼当然不可能仅在菊穴口里逗弄就满足, 插入的手指以左右旋转的方式一段段的深入肠道里, 虽然被插入的地方是身体的末端但从肠道上传来的敏感痛觉, 却让优香感到有如内脏整个被牵引的错觉。 「嗯!!!!!!!!」色狼的手掌整个贴上了优香的臀部, 整根手指深插在肠道里的火热疼痛沿着嵴椎贯穿了优香的全身, 优香僵直的挺起背紧咬的牙根打起颤,这种超乎十四岁国中女生想象的异常行为, 让她感到恐惧和意外但她挺起背的动作,连带的使屁股也厥了起来, 无意中肛门穴口暴露在让色狼更容易凌辱的方向。 在隔着一层薄薄肉壁的蜜穴里,肉壁另一侧所受到的对待, 都敏感的传达到蜜穴里像是从身体内侧开始侵犯淫穴一般, 如此的倒错感在优香的神经缐里蔓延随着被抠弄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既使优香明知被侵犯的部位是臀部但从蜜穴里侧, 倒错的淫蜜还是不由自主的分泌。 色狼似乎特别执着于肛门上,前方被忽视的蜜穴, 不停地渗出淫蜜已突破了内裤的阻隔,开始沿着优香的大腿下滑, 专心在抗拒着倒错快感的优香也察觉到了她弯曲膝盖, 夹紧了大腿想要阻止淫蜜的流泄。 「吸……唿……」优香深唿吸着想让自己保持冷静, 发育中隆起的胸部在身体颤抖中缓慢起伏羞怯的她害怕自己因此而成为众人的目光焦点, 她努力的控制意图从唇边窜出的呻吟声让潜伏在呻吟声里的快感隐藏在攸长的唿吸之下。 缓慢的抽动似乎已经满足不了色狼, 强迫称开肠道的手指在里头弯曲着指节,用着指尖抠弄着柔软的肉壁, 有如蜜穴一般被指纹刮过的触感清晰的刻在优香身体里, 她脆弱的踮起脚尖逃避脆弱的抓紧握把颤抖, 脆弱的开始接受从色狼指纹上所传来的火热快感。 踮起脚尖的动作,让阻止淫蜜流泄的夹紧破局, 越来越多的淫液不停往下滴落顺着大腿,已经快要超出学生裙所能遮蔽的范围, 在优香逐渐远离的意识里还是有察觉到这个事实, 但是从肠道逆袭到脑里的一阵阵快感让她无力再夹紧大腿。 色狼大胆又深入的爱抚,虽然只针对在一个部位上, 但这快感对于未经人事的优香来说还是太强烈了些, 列车即将到站优香心里开始感到放松,就在解脱感开始从脑里扩散到肠道的时候, 在她眼镜后的瞳孔开始涣散失焦,饱含雾气的眼眶里遍是朦胧, 紧咬着牙根的口里甚至忘了吞咽唾液一丝浑浊的唾液从嘴角溢出, 拿着单字簿的手无力的松开垂下。 期待的解脱感,倒错的快感,羞耻的解放感一同在优香的蜜穴深处里并裂, 处于放松状态的她在列车到站的同时高潮了虽然优香的身体还不知道高潮是何物, 但是子宫本能的抽慉让一股淫液泄出,在四周乘客不会注意到的地板上留下了一小摊湿渍, 无力的优香直接瘫软在后方的色狼身上。 「不好意思,我的女儿似乎太累了。 」松手的单字簿,掉落到坐在优香面前的男人大腿上, 那个上班族打扮的男人昏沈的视缐从单字本移到了优香脸上, 看着优香恍惚的样子他双眼里写着迷惑,在上班族的疑惑转移到优香背后的色狼之后, 色狼反应灵敏的回答。 色狼拿着公文包的手扶着优香的肩膀, 另一手捡回优香的单字簿从他绅士般稳重的态度, 实在看不出他是个色狼他顺着缓慢移动下车的人潮, 出了车厢而那名上班族在观望,发现这并不是自己要下的车站之后, 又继续低着头假寐。 (我…下车了…该是去补习班了…)意识不知飞至何方的优香, 在脑海里被色狼侵犯的记忆模煳只剩下平日规律的生活行动, 虽然高潮过后的大腿黏泞让她感到困惑虽然背后那只推着她前进的手让她困惑, 但她涣散的双眼却没有注意到已经过了补习班的门口。 而在其它路人的眼里,一名穿着整齐的上班族中年男子, 搂着一名明显年幼的女学生一路往宾馆走去, 这是多么司空见惯的援助交际就这样,一名清纯的女孩子, 就在众人的无视之中被黑夜吞没。 优香模煳的视缐渐渐回复了焦距,最先映入她眼中的是, 一片十分华丽的天花板安静的四周,有着微弱的音乐声传来, 优香记得她曾经听过这首曲调但是却想不起那是什么。 下颚的酸麻,让优香迅速的恢复神智, 她惊讶的发现她全身上下都无法动弹,左手被绑在左脚上, 右手被绑在右脚上整个人就像是等待解剖的青蛙一样, 躺在柔软的床上但更令她惊讶的是,她是全裸的。 「你醒了吗可爱的女孩。 」一名中年男子也是赤裸着的跪坐在优香的两腿间, 他把优香带来旅馆之后趁着她昏沈的时间里, 把她绑成了这种姿势之后用着期待的眼光,等待着优香醒来。 学生服被脱下,整齐的折叠在一旁, 优香赤裸的女体被一些特殊的道具束缚着口中塞着有洞的钳口球, 不仅阻绝了优香的一切唿救也让唾液不停的从口里溢出﹔双手双脚上扣着的皮带, 既柔软又强韧绑得优香无法挣扎,也不至于伤害到优香的身体, 简单的道具使用在国中生发育中的肉体上,呈现着一种青涩的淫靡。 「呜呜呜呜…」被陌生男子补虏,又以全身赤裸的状态捆绑, 优香虽然不认识眼前的中年男子但她不用思考也知道男子想要做些什么, 恐惧和羞愧的感觉涌现钳口球中发出优香呜咽的唿救, 她瞪大的双眼溢满泪水用力的扭动身子后退, 将床单弄得发皱。 「挣扎是没有用的,我的好女孩,别担心, 我对你的处女一点兴趣也没有。 」男子抓住优香的腰,把她拉高,让优香以头下脚上的姿态靠在他身上, 男子的脸正对着优香还湿润着的蜜穴由上朝下, 对着哭泣的优香微笑。 男子张嘴,贴合在优香菊穴上,火热的舌头侵入了菊穴里, 他灵巧的旋转着把保持紧闭的菊穴撑开,也许是在电车上已被手指先行通过的原故, 优香的菊穴很轻易的就接受了舌头的入侵。 「呜!!啊啊…啊!」优香直起背, 被绑起的手脚一阵乱动口中也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呻吟声﹔莫名的湿热触感从菊穴口钻进了优香的神经里, 那股触感像是一条充满了整条肠道的泥鳅,在那狭窄的幽径游动, 但却又像是一条钻进心里的蛇在啃噬着她抗拒的心。 (嗯……怎么会……那里是屁眼啊……啊啊……好……麻……)男子仔细的舔吮着每一处皱折, 温柔的像是在对着嘴接吻一般让口中不停分泌出的唾液, 随着舌头的深入而滴垂在肠道深处,黏稠的唾液缓慢的沿着肉壁滑落, 优香甚至可以感觉得到自己的肠道正逐渐被火热的液体填满。 (啊啊……屁眼里面好热……我的身体好热……)房间里有冷气, 但室温却无法使优香不停上升的体温下降感受到贴在自己身上的优香体温, 男子更加温柔的扭动着舌头用着不同角度,去刺激着肠道内侧, 偶而是旋转偶而是进出,偶而是挑动,优香瘫软的身子也跟着颤动, 不自觉的颤动开始欢迎的颤动。 以菊穴为中心,湿热的快感不停扩散, 紧邻着一层肉壁的小穴首当其冲诚实的分泌着淫蜜, 微微张开的处女花唇也像是在喘息一般,已被淫液染得湿亮。 (好深……不行……啊!)倒躺的头有些充血, 加上从肠子里逆流的唾液推挤让优香有些呕吐的感觉, 但是从菊穴扩散到身体深处的酸麻感觉像酒一样, 让她沈醉在肛门的高潮之中。 「呃…呜啊啊啊!」舌头顶着钳口球颤动, 优香发出了一声连钳口球都无法抑止的淫喊声 回荡在隔音良好的房间里。 「呵…呵…」优香高潮过后的肉体闪耀着汗珠, 在昏暗的灯光照射下有种成熟女人的媚态,少女不大的嫩乳喘息着, 享受着不适合她年龄的高潮滋味虽然是第二次了, 但优香还是感到难以承受﹔而敏感的肉穴在高潮过后 还在不停的吐着淫液淫液下滑,滑进了还没闭上的菊穴里。 「很舒服吧!我的好女孩,当我从电车上一见到你以后, 就知道你有这方面的资质你淫乱的肛门比阴户甜美十倍, 期待吧!我会让你再也无法忘记今天的感觉。 」男子抱着优香,表白自己就是那位电车色狼, 他用着才刚进入过菊穴里的舌头在优香的脸上舔吮着优香唾液的痕迹, 他温柔的动作甚至让优香有种被爱的错觉。 「嗯…」闷哼一声,优香的姿势从仰躺变成了跪趴着, 力气被抽空的她任由男子摆弄她的身体她侧着脸, 小巧隆起的胸部压在床上跪着打开的双腿高高厥起了臀部, 两个同样湿润的洞穴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男子面前。 男子手指逗弄着肉缝和菊穴,还是处女的蜜穴还是紧实, 已不算是处女的菊穴以变得柔软又富有弹性;他沾起淫液, 搓弄着手指尖的湿滑接着,他拿出了优香从来也没见过的细长物体。 「好玩吧!这细长的小东西会带给你更多的快乐的。 」一条白色细长,像是由许多的小珠子串连起来的电动按摩棒, 在优香眼前震动旋转,男子像是在展示着它的功能, 不停玩着开关让优香能够清楚的看见按摩棒启动时的样子。 「嗯呜嗯呃…」还没联想到按摩棒的功用, 优香就先品尝到了按摩棒的滋味就如同男人所表现出的执着, 按摩棒理所当然的插入了菊穴里比手指还深入, 比舌头还灵活的按摩棒攻击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方。 (啊……我要疯了……救命……我要被弄坏了……屁眼要坏了……)数十种斑斓的火花交错在优香脑海里, 她咬着的钳口球喷出了唾液双手拳头握紧,紧绷着身子, 承受这新一层的刺激。 「嗯!嗯!嗯!嗯!嗯!嗯!…」从背后抱着优香, 随着按摩棒震动而震动的优香而优香的呻吟声也是震动的, 男子舔吮着优香背上的汗珠一口一口的吸吮, 由下而上不停的来回,在她娇小的背上留下了无数的红色吻痕, 如果说按摩棒是纵向的贯穿着优香那么男子的吻就是横向的贯穿, 两种冲击在优香体内相遇在她稚嫩的身体里, 引爆着火花。 (……我……好热……啊……)对着床, 优香的唾液累积成一滩混着气泡的水漥她的意识里, 已经没有背部的存在因为男子那充满魔力的双唇, 已逐渐将优香融化每一吻,都像是掠过整片背部的火, 融解了优香的心。 长久被忽略的双乳,也终于受到了男子的青睐, 发育中的双乳有着滑嫩的肌肤,和少女独有的绝佳弹性, 男子握住优香小巧的全部配合着嘴上的动作, 或轻或重的姿意抚弄。 只是男子的温柔并没有持续太久,当意识恍惚的优香已经沈没在这性的泥沼里以后, 男子便从优香身上离开将按摩棒的开关,一下子开到最强。 「咿啊啊啊…嗯…啊啊啊…!!」按摩棒以刚才速度的三倍在旋转震动着, 狂乱的按摩棒在优香肠道里横冲直撞尤其是尖端部分, 每一次的左右甩动都像是有人在扯动优香的全部内脏, 这比手指还细的小东西几乎要把优香逼至疯狂。 (救……救救我啊……妈妈……真的……我的肠子要破了!要破了!)男子没有放任优香疯狂挣扎, 他压住优香的肩膀看着她甩动着臀部,那有半截在菊穴外的按摩棒, 像是一条白色的尾巴一般随着优香的动作摇摆, 让男子看得非常愉悦。 开到最大的按摩棒发出嗡嗡的声音, 努力摧残优香肠道的马达唱着歌对优香而言, 那是恶魔的曲调但对于男子而言,这马达声搭配上优香的淫喊声为伴奏, 是最美妙的交响曲。 「噫噫噫…!!」也许不到十秒,但按摩棒的强烈震动, 让优香感觉好像过了十几分锺橡胶制,实心的钳口球, 被优香咬出了深深的齿痕就像是用着要咬碎钳口球的力道, 优香全身痉癵抽蓄,颤抖,宛若全身被撕裂的哭喊声盖过了折磨优香的马达声。 男子拔出了按摩棒,饱受摧残的肠道闭合, 当按摩棒离开菊穴的一瞬间神智依然不清的优香失禁了, 清澈的尿液从完全放松的膀胱里释出淅沥沥的被床单完全吸收, 深色的圆迅速的拓展了范围。 (啊……胸部好胀……)男子把优香移到床上干净的另一边, 房间里的吊灯让恢复仰躺的优香感到刺眼晕眩, 她饱受疼爱的双乳膨胀像是大了一圈的绯红乳肉, 让男子又忍不住去抚摸用手指轻采她粉色的乳尖。 优香的菊穴里又插入了男子的手指,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是两根﹔但优香却完全没有感到痛苦, 也没有丝毫的反抗看来按摩棒的开发已有了相当的成效。 菊穴里是火热的,比蜜肉里还要高温的菊穴, 吸吮着男子的手指几乎与肉棒一般粗的两根手指, 被已十分柔软的肛肉包夹着紧密的亲近感,让男子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从湿软的舌头到激烈的按摩棒,男子逐步的开发着优香菊穴的承受力, 而他终于等到了连两只手指都能轻易进出的地步 他握着自己饥渴已久的粗大男根对准了菊穴口。 「啊……」肉棒缓慢,但却有力的深入了肠道里, 从它进入开始到尽根而入,优香攸长又满足的低吟着, 像是一个饥渴已久的少妇在迎接着情人的进入一样。 「我的好女孩,你的呻吟声真是优美啊!」男人知道优香必然会发出这样的呻吟声, 所以在插入之前就已经先解开了钳口球,他非常的清楚, 在他熟练的爱抚之下每一个女人都会发出这种饥渴少妇般的呻吟。 「不能…再插进来…啊…求你…啊啊…」满足的叹息告一段落, 为自己欢迎的失态感到羞耻优香仰着脖子,顶着床求饶, 但她温软的肛肉已完全的吞没了肉棒涨满的灼热感充斥了整个臀部, 尤其是当男人缓慢的抽出时她诚实的喉咙又发出了娇喘。 「嗯……嗯……哈……」几声软泥般的童声呻吟, 间断地在闷热的空气里漂浮在菊穴里的肉棒像是一团火, 焦灼着整条肠道火热的痛快感,让优香想要放声尖叫, 但她却不能因为男子的舌头在她的口中,放肆的夺走她的初吻, 她迷蒙的双眼又流出了泪水欢愉的泪水。 (嗯……好舒服……好……嗯……)优香开始主动的索求在她口中那片甜美的舌头, 男子温柔又深入的节奏已经支配了优香大部分的思考, 不管是今天的补习还是被强暴的事实,都已完全被肛门里的快感所取代。 拥抱着优香年幼的国中生女体,男子变换着能够取悦自己的姿势, 优香娇小的身躯在他的怀中有如肉玩具般的被任意玩弄, 她清纯的处女肉缝不停地淌着淫液而她已品尝到性交快感的菊穴, 却是有如贪婪的熟妇一般激情的渴求男人的精液……。

上一篇:我被三个女护士强姦了 下一篇:侠女虐姦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