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薰!花月薰,你在干嘛?」一阵急遽的声音, 把正在梦游的女人叫唤起来。 薰晃了晃头,睁开惺忪的双眼,看着眼前的一位老女人, 似乎在哪看过可是忘了……「啪!」教鞭打了一下桌子。 「站起来,花月薰同学,你实在是太糟糕了。 你……」薰已站了起来,也已经想到了,但脑袋里还是昏昏的, 老女人的唠叨一点也听不进去而且此时,自己也做了一个后悔的举动。 「啊……嗯……」深深的打了一个哈欠, 打完后看见眼前的老女人脸色铁青,越变越青了……「哈哈!阿薰, 真有你的那老太婆被你气的又不知道掉了几根头发了。 」叼根烟,一脸满不在乎的神情,拨弄着被风吹起的头发, 长发掩盖住穿满耳洞的耳朵一脸未成熟的脸, 却说出老气的话。 阿薰蹲在一旁,看着自己吐出的烟雾,在空气中慢慢的淡化, 她没有乌黑的长发只有挑染的短发,正在她脸颊飞扬着。 「嗯……唉……我只记得老太婆最后的一句话: 『出去罚站!』嗯……嗓门真大子呀。 」抽完最后一口, 薰深深的吸一口空气: 「明芳, 你放学后要去哪玩呀?」明芳递去手上的烟 想了想「一样吧,你要来吗?」「嗯……看看吧。 」薰站起身来,一手搂住明芳,嘴唇对上去, 缓缓的用舌头把烟味送进明芳嘴里明芳也一手搭在薰的胸口上, 慢慢的揉动着。 「嗯……嗯……啾……噗啾……」两个女的在天台上大胆的亲热着, 毫不掩饰的热吻。 「嗯~~唿……啾……啾……嗯……」sosing.com「当当~~~」「啊~~讨厌的钟声, 难怪我会讨厌这里。 」薰皱起眉头,从明芳嘴里牵出一条细丝,轻轻的断掉了, 明芳笑着说: 「呵……好像每个学校都一样吧。 不只有我们这间国中是这样的呀。 走吧,不然老太婆又抓狂了。 」明芳踩熄烟头,拉着不情愿的薰,往教室跑去。 下课的钟声总是特别慢,明芳和薰不等向老师说再见, 便熘到厕所里穿上预备好的衣服,正翻过围墙时, 一个男的站在外面薰又皱眉头了。 「上杉,你又来干嘛!」一句不屑的问话, 这男的支支吾吾的说: 「啊……薰……我……想……想……」薰不耐烦的挥挥手 骑上机车「啰啰唆唆的,走开啦,不要就是不要, 你快磙啦。 」不等回答,明芳已经在前面招手,要薰快一点, 并叫道: 「再不走教官会来的啦。 」眼尖的薰已看到远方转角走来一人,她手一挥, 要明芳先走回头看着上杉,沉思一下, 道: 「先上车, 快。 」「但我没安全……」「快呀!」薰吼了一声。 上杉跳上车,薰赶紧转车,朝另一方向急驶而去。 上杉不敢碰到薰的身体,只抓着后头的铁干, 但身体却晃呀晃的来到一个车牌,薰停了车, 「下车!」山杉听话的下去。 薰道: 「你……你真的很烦ㄝ,别老是去我学校, 你是好学生不怕被抓到提早翘课,我们是女校, 不欢迎男的呀。 」上杉红着脸道: 「但……我想……见……你……」薰摇头道: 「我们只是小学时的事, 跟现在扯不上关系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 咱们俩不相干懂吗?」「但是……小学时……你……喜……」不等说完, 薰叫道: 「那是八百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白痴!行了吧!操!」撂下最后一句话 便扬长而去留下上杉痴痴望着的眼神。 经过多少巷子,来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有一家阴暗的小店薰停好车,拉直身上的短衫, 看见明芳的车以来了便打开小店的门,「嗯~~把门换过新的呀?真安静。 」说着便往楼梯向下走了。 地下室放满了大型电玩,但一个人也没有, 明芳选了一台坐下点了根烟,便厮杀起来。 「嗯……嘿……shit……可恶……」又输了, 薰气得踹了一下机台往里头再走进去,来到又是一个门前。 「嘿……这混蛋,又锁门了。 」薰缓缓的想开门,但打不开,她爬到一个高点, 搬开纸箱露出一个通风口,往里面看去。 「嗯……嗯……丽池姐……嗯……」里头明芳迷你裙已脱到脚边, 趴在一个机台上屁股翘的高高的,埋首在屁股里的人, 一头红卷发与明芳白嫩的屁股形成强烈对比, 「丽……池……姐……多吃……一点……」明芳喘息道着。 「啾…啾……嗯……好可爱喔……明芳的还是这么好吃……噗啾……啾……嗯……嗯……好吃。 」被称为丽池的女人,抬起头来,一副成熟的脸蛋, 嘴角边还有晶亮的液体。 「来,坐上去。 」丽池姐轻抱起矮她一个头的明芳,放在机台上, 搓揉着明芳的胸部「坐这边。 」丽池指着机台上的摇控杆,明芳移动一下, 缓缓的把自己未长毛的地方有个小小的缺口, 轻轻的用温暖的液体包含住遥杆摇杆上的红圆头, 不客气的把明芳幼嫩的阴部塞得鼓鼓的。 「嗯~~丽池姐……嗯……你的……」明芳轻摇着臀部, 手伸进丽池宽松的T恤里头捏着乳头,丽池也把头钻进明芳只到肚脐的衣服里头, 艳红的双唇含着明芳尖挺的小头有点粉红的小头在丽池的吸食下, 渐渐硬了起来丽池舌尖不断的绕着,一次次撞击敏感的乳首, 「嗯~嗯~~丽池姐……嗯……好……」明芳下意识的抓住丽池那手掌大的胸部、充满尖挺野性的乳房 做着圆周运动。 明芳赞叹道: 「好……好……好大……丽池姐……你的……嗯……嗯……好漂亮喔……」丽池含煳的回了一声, 用牙齿轻咬硬挺挺的小豆子勐然的甩了一下。 「啊……啊……!」明芳被突来的举动颤抖一下, 整个身体弓了起来充血的阴部更加的突显出来, 摇杆四周已被晶莹的美汁所占领。 「丽……丽池姐……不够……呀……啊……这……短……太……短了……我要……你……」明芳贪婪的摇摆身躯, 口中也不断呻吟挑逗的声音。 丽池伸出头来,爱怜的在明芳脸上亲吻着。 「好明芳……你……要……我给你……」丽池偶尔露出顽皮的眼神, 拉过一张等高的椅子这时明芳已把湿漉漉的阴户, 从摇杆中抽出「拨滋~~」一声,不少液体洒上丽池身体, 明芳整个人都坐在萤幕上两脚踩着小小的位置, 大刺刺的将下体表露出来。 「好美……喔……」丽池已经脱去那紧包着自己丰满身体的衣物, 健美的身材挑逗摇晃的乳房,长了毛的阴部, 更是美丽极了下面还多一根,从诱人的阴道里出来。 丽池抓着那根假阳具,坐到椅子上,把明芳拉了过来, 体重轻盈的明芳一下子便被丽池抱起,明芳抚媚的眼神, 全落在丽池的性器上。 对准湿润的阴唇,明芳兴奋的坐上阳具, 「噢……嗯……」塞进去了毫不费力的就滑了进去, 明芳企图插得更深能与丽池姐的阴部相连,但事与愿违, 只见她涨红着脸满头大汗,咬住自己的嘴唇, 想要忍住痛楚。 丽池被她这样顶着, 脸红娇喘道: 「明……芳……别这样……会伤到……你的……」明芳甩甩头, 似乎很痛苦的笑了笑: 「不……不要紧……我要的就……是这样……我要这样……要……」又进去了些。 「我……我……希望能跟你……连在一起。 」辛苦的说完这些话后,明芳整个眉头纠缠在一起, 体内像要破裂似的。 「唔……!……嗯……!」丽池微笑了, 她所幸撑起腰部。 握住剩下露在两阴部外的阳具,勐然的向自己一送, 「啊噢……!」斗大如绿豆的汗珠滴落出现在丽池鼻头, 胸部因急遽唿吸而上下起伏着。 「噢……好漂亮……喔……」丽池摸着两个阴部紧密连接处, 明芳稀疏的阴毛跟丽池成熟而丰硕的阴毛,呈现强烈对比。 「丽池姐……」明芳像条小猫的呻吟着, 下体四片湿润的肉片贴了上去互相揉搓着,「噗嗤噗嗤」的声音飘荡在空中。 「噢…噢……好……呀……好好……舒服……嗯嗯……噢……啊……明……芳……你……你这诱人的……小妖精……真的……好棒呀……」丽池扭动着腰, 汗水从丰满的胸部滑落下来嘴巴仍不断的发出淫浪的声音。 「啊……啊……丽……丽……池……姐……我……」明芳也愉悦的呻吟着, 但丽池一下子就把两片红唇贴上明芳的樱唇「唔……唔……」两根舌头在嘴里不停的翻涌着, 互相把对方的汁液劫取过来。 「唔……」摇晃中,两人的乳尖更是似有似无的接触着, 汗水淋漓的身躯忽而拥抱在一起忽而分开,明芳时而低头于丽池乳前, 像婴儿般的吸食奶水时而丽池搓揉着明芳小巧可爱的胸脯, 吸吮那幼美的乳头。 接缝处渐渐的拉开,有如瀑布的淫水开始延着大腿顺势而下。 「啊……啊……姐……姐……明芳……要……要……泄出……来了……好像要……要……爆了……啊啊啊……不行了……啊……」明芳受不了痛快的感觉, 一股脑的大叫一番。 「要……要……一起来……吧……我……我……也要……来啦……啊啊啊啊啊……!!!」「噗~~嗤~~~~!」「噗~~嗤~~~~!」「噗~~嗤~~~~!」身体不知发出几声, 但阳具上光亮亮的地上也湿成一滩。 两人瘫烂的停在那儿喘着,任凭东西插在里头。 「唿~唿~~呵……呵……」两人会心的一笑。 「开门开门!碰碰碰!」门外传来敲门的唿叫声。 但两人都懒洋洋的,动都不想动一下, 丽池微弱的说: 「埝子下有钥匙……唿……」「喀~咖~」进来了, 是阿薰。 明芳柔柔的看着她, 道: 「你……也来啦……」阿薰点点头, 一步走到两裸女之间跪了下来低头舔食地上的爱液, 一副享受美食的模样。 丽美歪着头,眯着眼看着她, 微笑道: 「你……早来啦……有听到吧。 」阿薰笑了笑。 「呵……小色女……在外头自慰呀?」阿薰笑道: 「你把门锁着, 我进不来只好在外头解决啦。 」随手深入去下体,内裤已湿润的贴在阴户前, 阿薰慢慢拔出两女间的阳具吸食着两头,不一会儿就清理干净了。 「呵……来这就别穿衣服啦。 脱掉跟我们一样吧。 」丽池体力慢慢恢复,渐渐的坐起身体,而明芳干脆就瘫在机台上, 两脚垂下直晃着。 阿薰脱去衣服,一丝不挂的坐在地上,用一个舒服的姿势坐着, 也自然的显露出湿润的阴部。 丽池道: 「怎么啦?怎么这么晚来呢?」明芳痴痴笑道: 「呵呵……还不是那小子……」丽池伸出手, 抚摸着明芳的大腿。 阿薰沾了点爱液,放进嘴里, 悠然道: 「唉~那小子真烦。 」丽池笑道: 「呵……谁叫你要在国小毕业前, 跟上杉那小子说喜欢他。 」阿薰道: 「可……可是那是小学的事呀, 谁知道他念念不忘。 」丽池道: 「哦~~那你心动了吗?他这样每天来找你, 还真是有心呀。 要不是我20岁了,我也会被他迷倒的。 」阿薰道: 「哎呀~自从国一时,在KTV认识你后, 我就不爱他啦。 」明芳笑道: 「喔~是喔~呵……那你怎么每次看到他都会脸红一下呀。 」阿薰忙道: 「这……我不是为他脸红, 我是为你。 」明芳又笑道: 「喔~是吗?真荣幸呀。 」阿薰道: 「哎呀~你们不帮我想办法赶他, 怎么都帮他说话啦。 你们不爱我啦。 」丽池道: 「呵……怎么会呢~我爱你呀……嘿……有了……」明芳道: 「你想到什么了?」丽池吟吟笑道: 「我有法子了。 你们想知道吗?」阿薰爬道丽池那,舔着丽池的阴部, 道: 「说说看呀。 」丽池抚摸着阿薰的秀发道: 「我看过他一次呀, 总觉的他当男的好可惜应该……呵……跟我们一样。 」明芳吓道: 「你……是说要……阉了他的……」丽池摇手笑道: 「不是啦, 那太狠了。 你们再过不久就要校庆吧。 是在礼拜六吧,那天薰你约他来学校参加。 」薰脸红道: 「我……不要啦。 」丽池道: 「别紧张,那天你约他到校参加, 他一定会去吧。 可是到时候,你们把他先带来我这,我自有安排, 」阿薰恻头想了想: 「嗯……好吧~丽池姐 但你要干嘛呀?」丽池笑道: 「呵……秘密 别担心我不会上他的啦,那是要留给你的呀。 呵~~~」阿薰急道: 「丽池姐!你~~」「哈~~~~~~」丽池赶紧跳下来, 往外跑去后头阿薰嘻笑道要打她,明芳一会也加入追闹中, 三个赤身露体的人便在里头嘻嘻哈哈奔跑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