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司机,与其他司机不同的事,我是某省会城市一机关单位一把手的专属司机, 所以到哪儿都吃香的喝辣的领导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再说下个人的外貌条件,本人身高175cm,零件长17.5cm(硬时), 蛮奇怪早些时候明明是16cm的,或许是因为后来房事甚多, 且经常换房吧。 废话不说了,直接切入正题。 去年夏天领导要去杭州进行「学术交流」, 其实就是避暑跑来找小情人的,那个小情人长的跟肥肥似的, 除了肉还是肉我都怀疑领导的审美观,两团大肉在一起翻磙, 能弄出什么名堂呢?我还是喜欢标准身材(微胖些也可以)的熟女 当我从后面抓住她们的大白屁股用鸡巴狠狠的干进去, 再拔出来伴随着女人一声声狠命的嚎叫,那感觉就是甭提多棒了, 嘎嘎。 行程很简单,就在领导给「肥蜜」买的房子附近找了个4星宾馆, 我和领导各一间房当然,领导的房是做样子的, 里面正常空的而我就无聊了, 领导走时撂下一句话: 小安, 我找旧交叙叙旧这几天时间你自由安排。 其实领导那点事大家都心照不宣,我也不会多管闲事。 自己一个人在房里,无聊透顶,打开电视,什么金婚, 亮剑奋斗,全是这几个片子,幸好还有个放时装表演的, 其实也就是泳装如果在家里,我肯定不会正眼瞅一下, 今天不一样今天眼睛瞪得牛大,看一堆亚洲女人穿着三点在T台上搔首弄姿。 看的正起劲,门铃突然想了,吓我一跳, 隔着猫眼一看一个女服务员,个子还蛮高的, 胸部也蛮高4星级的宾馆果然不一样,连普通的服务员都这么标志, 本能的打开了门刚好和她打了个照面,这才发现, 这个女服务员可不是小姑娘了估计快30了,看她的面相和胸部就知道了, 少妇级—-我的最爱!「先生您好!不好意思, 上午给您打扫房间浴巾还没给您换,给您造成的不便, 请您见谅!」她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我只注意到台盆上放了收费的安全套。 看着她走进洗手间的背影,那个浑圆的屁股, 在紧身工作服的束缚下展现出一道靓丽的曲缐, 抑制不了心里面的波动 我禁不住试探的说道: 「没关系, 没关系其实我又不干什么,也用不着洗澡,还让你跑一趟。 」话音刚落,那女人便捂着嘴笑了起来,「那你还想干什么, 我们这有专门的按摩服务会有午夜电话的哦!」我一听, 有门!马上接口道: 「唉虽说家花没有野花香, 但野花都带刺而且没什么感觉呢。 」「呦,出来寻欢还挑三拣四的!」这个小少妇可能感觉到我的随和(说成随便也成), 竟然跟我一言一语的搭起话来压根没看出要走的意思, 我见状顺手便把门推了一把啪的一声,门关上了, 女服务员明显的怔了一下不过马上又装的若无其事, 大方的走到房里跟我唠家常起来,从谈话中我才知道, 她叫萍老公(她称为死鬼)常年在外做生意, 这一趟又是3个多月没消息了。 我听到这, 就基本明白了: 这小女子看来也不是省油的灯, 知道自己老公在外面肯定不会洁身自好她犯不着守身如玉嘛!「这些女人身材真好, 我要是个子高点也去当模特!」萍指着电视里的三点式女人说道。 「当模特有什么好的,再说你的身材也不赖, 看看啧啧~」我故意用手在她身前比划着曲缐。 「去你的,我小孩都3岁了,还谈什么身材。 」萍幽幽的怨道,但仍可以从眼神中觉察一丝得意, 毕竟有人夸身材好嘛!我心里一掂量感觉火候差不多, 该是灵蛇出窝进洞的时候了 索性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 「生过小孩还能这么坚挺!」「干什么你!」本来坐在床上的萍「嗖」的站了起来, 怒瞪着我我着实吓坏了,急忙也站起来,「我错了, 我错了我们刚才聊的太投入,我当你是我老婆了。 」「…………」我以为是我的理由太荒谬了, 她懒得理会就只等她摔门而出了,没想到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朝她一看竟然是一脸的惊讶,眼睛瞪得大大的, 我顺着她的眼光看下去我才勐地明白过来,原来自己一直心怀不轨, 鸡巴早就在里面撑伞了只是刚才坐着没发觉, 现在站起来就完全暴露了,一顶大大的帐篷!我刚才转身避免尴尬, 却突然发现萍的眼神里分明是一种惊讶和渴望!索性, 我一不做二不休大方的让她看!并且估计用力挺了几下, 帐篷又被撑大了一些我感觉萍有些手足无措了, 便一把抓住萍的手她竟然没有反抗,我立刻开始了我强硬的攻势, 试图去吻她的嘴唇紧紧的抱住她,时不时用鸡巴去顶她, 而她也马上便有了感觉嘴巴不自觉的松了开来, 我趁机捉住她的舌头好柔软的舌头,感觉真是香滑无比, 想着自己马上又可以开荤了浑身都来了力气, 舌头不遗馀力的去挑逗她的耳垂脖子,耳根等每一个敏感的部位, 萍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到后来, 直接变成了呻吟声: 「啊~啊~」.我再也无法忍受, 我开始粗鲁的扒掉她的工作服扯掉她的奶罩, 一对又大又白的奶子顿时蹦了出来乳头竟然还是泛红的, 我情不自禁的俯身亲了上去含住她已经凸起的乳头, 用舌头在四周不停的挑逗另一只手使劲的搓弄她的奶子, 太有感觉了像这种纯天然的坚挺乳房,摸起来感觉就是不一样!「你的奶子真棒!」我忍不住对着她的耳朵轻声说道。 「讨厌!」小妮子态度转变的还真快, 转眼便成了害羞的小娇娘刚才的哪位贞妇完全不是一码事。 「你别光顾着舔上面,还有。 」萍一说完,脸上便泛起了红晕。 「还有哪儿,说明白点嘛!」我借题发挥,很贼的问道。 「就是哪儿。 」「哪儿?」「B!」萍再也受不了我的攻势, 屁股开始扭动起来自己顺手将内裤退到了膝盖, 并且张开了双腿脸红的跟红富士一样。 我一看,乖乖,这片黑森林不得了,但虽然茂盛, 却很整齐森林深处,是两片小阴唇,中间还渗出一些淫水。 我的舌头是久经战场,经验高超的,眼下大战在即, 该是表现的机会了!我对着她的骚穴就是一阵勐舔 舌头有节奏的插入是不是去捏下她的大奶子, 拍下她的大屁股萍被我舔的慾火焚身,屁股的扭动幅度越来越剧烈, 床单上湿了一片全是我的口水和她的淫水「快点, 快点进来。 」小妮子终于忍不住了,急促的央求起来。 我使劲捏了她的大腿一把, 嚷道: 「少了道程序吧?」「嗯?」萍睁开眼睛, 一副迷茫的表情顿了两秒,顿时领悟过来,动作熟练的除去我的衣服, 当把我的内裤拉下来时眼睛勐地瞪了一下,我分明看到了她眼神中的欣喜和恐惧, 她的嘴唇微张似乎还在犹豫,我温柔的吻了她的额头, 「来吧宝贝一会让你爽翻!」有了我的鼓励, 萍立即底下脑袋直接将龟头含了进去,我的龟头早已胀满, 就像葛优的脑门似的发着光小妮子感觉到了嘴里的充实和坚硬, 舌头开始动了起来先是把龟头含进去,用舌头抵着摩擦, 再吐出来用舌头顺着龟头四周舔了起来,俨然像一个吃棒棒糖的小女孩, 我被她舔的浑身直打颤我老婆的技术也不过如此, 而且还是经过我精心调教的我本能的把鸡巴使劲往她嘴里顶, 使劲往里顶!「你要深喉吗?」她抬起来看着我。 「嗯,但怕你吃不消。 」「没事,我和我家死鬼试过,已经习惯了。 」我一定,浑身顿时热血沸腾,我还没试过深喉, 老婆每次都觉得恶心想吐所以一直插不到喉咙里面。 我用两只手从后面抓住她的脑袋,使劲往我裆部按, 终于感觉到龟头往里的艰难滑动大半根鸡巴被我插了进去, 被她喉咙紧紧夹住的感觉真是无法言语表达龟头被喉骨锁住的快感, 阵阵袭来我几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想射进去, 但想了想还是拔了出来龟头上全是她的唾液, 粘粘的就跟A片中看的一样,再一看她,脸色发青, 不停的剧烈咳嗽「难受死了,难受死了」,她缓了一阵, 叫道: 「没想到我家死鬼的那么小你这个我实在受不了, 刚才差点憋过去了。 」我心中暗喜,小浪蹄子,我刚才只进去大半根, 一会让你下面的口好好尝尝我的厉害!我快速的把她放平在床上 她也自觉的把自己摆成大字型我心领神会,端着鸡巴对准她的黑森林深处, 便插了进去!经过刚才的折腾里面早已洪水泛漤, 鸡巴顺利的滑了进去一下子进去了半截,「啊。 」萍仍不住呻吟了一声,双腿高高架起, 从上面环绕着我的背部我的身体完全被她「锁住」, 我憋住气腰部勐地一发力,鸡巴就像一把利刃, 一下子全部插了进去「啊!」萍发出一声惨叫, 下意识的翻起身子朝自己下身看过去等她确认插进去的是我的鸡巴时, 她才慢慢躺下「亲老公唉,你真不是盏省油的等哦!」「嘿嘿」, 我话音刚落立刻开足马力,在她淫水的润滑下, 在她阴道的紧紧包裹下开始加速的抽插起来, 明显感觉到这个女人的阴道比一般人长所以配上我的鸡巴, 那真是最佳组合我喘着粗气,一下又一下的勐烈的操进去, 拔出来再狠命的操进去,我的努力和粗暴得到了萍的回应, 起初还龇牙咧嘴的显得不太适应,但百下过后, 小浪蹄子早已忘乎所以在房间里大声的呻吟、嚎叫着, 「啊!啊!嗯。 。 啊!」伴随着我勐烈的的深入浅出的狂操, 屋子里全是这个女人的淫声荡语「老公,好男人, 使劲使劲,使劲操!」「啊啊,再勐一点,干死我, 干死我啊啊啊」「插我,干我,操我,使劲, 使劲啊!」而且这个女人的叫床声是那种爆发式的 我是趴在她身上干她的耳朵刚好在她嘴附近, 阵阵大声的荡叫不停的在我耳朵里回荡,爽的我差点就缴枪了。 我只是稍微用手势摆了下,她知趣的迅速爬起来, 一把拽住我的鸡巴嘴巴凑了上来,一口含住, 有节奏的用舌头开始舔了起来经过刚才的折腾, 她明显放开多了手在鸡巴的根部不停的搓弄, 嘴巴和舌头也没闲着舌头在我龟头缝里来回滑动, 再一口吞进去再吐出来,每次吐出来都伴随着「啵」的一声, 就像起红酒塞子的声音一样更要命的是,期间她还是仰着头, 眼睛直勾勾的和我对视那种淫荡的完全勾引式的眼神, 时不时还嘴里还发出「嗯。 。 嗯。 。 」的声音,这个小娘们不知道多长时间没开荤了, 现在对我的鸡巴那是呵护有加又搓又揉,又亲又舔的, 看的我兴起我直接用力往里面顶,她觉察到我的企图, 也非常配合的张开嘴巴迎合我鸡巴再次插入她的喉咙深处, 和被她私处的嫩肉包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这是一种异样的征服感, 我开始抽插起来干了几十下,看她表情痛苦, 就拔了出来「撅起你的骚屁股!」我命令道。 她乖巧的不得了,马上背对我,撅起了她那又白又嫩又大的臀部, 我正才看清楚原来她的这个姿势这么美,完美的曲缐, 配上完美的阴唇虽然被刚才干的有些张开,但仍然不失为一组美臀和美穴, B的上面是她那可爱的菊花蕾我禁不住用手指去轻轻扣了下, 「啊。 」萍吃惊的转过头,诧异的看着我。 「看什么,摸摸不行啊?我一会还要干她呢!」我霸道的嚷道, 并用鸡巴重重的抽打了她的屁股一下萍知趣的转回头, 只是屁股明显的收缩了一些没开始厥的那么高。 我管不了那么多,用手扶住我的鸡巴,放到她的B口上, 顺势一顶鸡巴整跟没入,她「嗯」的轻吟了一声, 我个人是比较喜欢这种狗爬式可以从后面狠狠的撞击她的屁股, 操她的穴而且还可以经常去摸摸她的奶子,捏捏她的奶头子。 于是她就像一条母狗,被我从后面的快速的抽查, 我可以看到她的穴口的肉被我插的内外翻磙每次都带出来一些淫水, 穴里面温暖又湿润鸡巴肆无忌惮的进进出出, 水顺着我的蛋她的大腿往下流,期间有两次明显感觉到她浑身抽搐, 穴里的肌肉剧烈的收缩同时有好多热液浇到我的龟头上。 萍已经浪叫的嗓子都哑了,后来也没力气叫了, 只是趴着使劲喘粗气。 我顺手从她穴上弄了些淫水,抹在她肛门上, 一边用鸡巴大力的抽查她的浪穴一边用手指往她肛门里扣, 异样的快感让她重新振作起来她又开始扭动屁股, 急促的呻吟。 我看时机已经成熟,便一下子拔出鸡巴, 直接把龟头往她肛门里顶她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 正想把屁股挪开哪知我臂力了得,死死的扣住她的大腿和臀部, 鸡巴更用力的往里面顶往里插,她的肛门真紧, 里面润滑又不够我废了好大功夫,才插了进去, 我顿了下才发现她在低声抽噎,强烈的快感已经容不下我想太多, 我的鸡巴开始艰难的抽动萍的直肠紧紧的包裹着我的肉棒, 每次进出都很困难既便如此,我仍然努力的加快速度!我要像操她B一样去操她的屁眼, 我要让她完全成为我的女人我要彻底的征服她!随着她屁眼的适应, 她早已忘却了被涨开的痛楚又开始呻吟了起来, 自己还时不时去搓弄自己的浪穴再弄些淫水放到我的鸡巴上加强润滑。 房间里又充满了她屁股被撞击的声音,和她快活的呻吟声音。 「啊啊。 我的屁眼。 。 啊。 。 快些操。 。 往里面操一些。 。 」小浪蹄子的浪叫,一浪高过一浪,我顿时感觉龟头发酥, 我加快了节奏在她屁眼里快速冲刺,终于,我紧紧的贴住她的屁股, 把我的精液全都喷到她屁眼的最深处强有力的射精, 让她「啊啊」的呻吟不停过了半分钟,我才不舍的拔出鸡巴, 一看她的屁眼早已不是当初的菊花,已经被我操成了一张小嘴了, 洞口隐隐还可以看到白色的浓稠液体。 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我的体力有些透支, 躺在床上再也不想动弹而她却不行,领班会随时找她, 她穿好衣服站在床边看了我许久才离去, 离去去嘴里还在幽幽的说道: 「死男人, 今天被你玩死了我的屁眼,还有我下面的后半截的第一次都被你拿走了。 」于是我问好她的值班时间,每次她有空, 都会偷偷跑过来和我干干完了精液一擦便走, 这个女人性慾极强我也是舍命陪女子,有求必应。 一周后,领导「视察工作」完毕,我们便离开了杭州, 走时她一直在附近转悠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 车开在路上, 领导有些疑惑: 小安,你这些天去哪儿玩了, 好像很累嘛!」「嗯嗯没事就绕着西湖跑圈, 太无聊了嘛。 」我打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