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口陈永懿挺着胯下的巨龙对着被他绑在床上的陈宝茵说。 陈宝茵掘强地别开脸,嘴角紧紧地闭合着,双眼泪光闪闪.但仍然死死忍着不让它流下,她跟永懿是同班的同学,刚开学时就幸运地安排成为邻座,陈宝茵外表清纯甜美,常把头发扎成一条马尾的样子犹如邻家女孩,陈永懿样貌俊朗,笑的时候嘴角微微翘起看上去有点坏坏的感觉。 由于男的俊俏,女的貌美,所以很自然地被对方吸引了,于是男女之间应做的大部分也做了,但宝茵始终也保留最后的防缐,任永懿怎么哄和求也未能打破最后一层隔膜,最后为了此事吵架数星期互相不理对方,于是他便狠下决定于她十八岁生日当天连哄带骗她到酒店庆祝,然后趁她去厕所的时候把预先准备好磨成粉末的安眠药加在她饮品中,然后一切顺利成章的进行着。 贱人你不张也罢,等一会我要你在我胯下婉转承欢,嘿嘿,现在先玩一些小游戏吧。 放开我,陈永懿我想不到你是这样卑鄙下流的人,枉我对你一片痴心我真的瞎了眼,你立即放了我否则到时候我报警你就后悔莫及。 哈哈,你如果真的是对我一片痴心就不会任我苦苦哀求也不跟我上床吧,一边说着永懿一边拿出一些东西。 当宝茵看到他手上的东西时面容不禁露出了恐惧和羞涩,你…你想怎样啊。 原来永懿拿了一支电动的假阳具出来,你说呢,嘿嘿。 然后退到她的双腿之间,她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蕾丝短裙还加了一对黑色丝袜,而上身则是V领的低胸背心和一件小外套,可以由领口看到一条深深的乳沟。 然后在她惊恐中双手快速伸入她的裙子中脱下丝袜连内裤,她的阴部立刻暴露无遗。 啊…不…不要看。 永懿失神的看着她光熘熘连一条阴毛也没有的阴部,而中间则是两片粉红色肉瓣紧紧闭合形成一条肉缐,永懿大喜想不到遇到传说中的白虎,心中非常亢奋胯下的巨龙也狰狞的挺立着。 他忍不住轻轻分开两片肉瓣,便看到内里顶端有粒红豆般的肉粒然后轻轻摸了一下,敏感处被触摸她身体明显颤了一颤。 不要…你放开我,你这个坏蛋,别碰我。 永懿不管她的叫骂,拿着她哪条里面中间位置沾上了一丝透明液体的内裤在嗅,这就是处女的味道吗?他陶醉的自问着,宝茵看到他竟然拿着自己的内裤在嗅,她不禁骂你这个变态,放开我,我一定会报警把你绳之于法的,我一定..唔唔…唔..唔..唔。 永懿不想听到她不断的叫骂声,于是把她的内裤硬塞入她口中,嘿嘿,贱人让你试试这个玩具。 然后在她愤怒的眼神中把电动阳具放到她阴部开动着。 这个电动阳具龟头上刻着螺丝纹,阳具身布满凸起的胶粒,而且有震动的功能,强度分大中小,他直接调到最大强度然后上下不断的来回摩擦着她的阴唇。 起初她还狠狠地瞪着他,但经过5分钟后她眼神开始迷离,身子也不停扭动,丰满的胸部也不停的上下起伏,呜..呜…呜呜…由她口中时常传出。 哈哈,贱人,怎样啊,是不是很爽啊,要不要更爽的呢!;呜…呜…嗯…嗯…,然后永懿便加快上下磨擦的速度,嗯..嗯..呜…呜…未经人事的宝茵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呢!于是她下身不断的扭动着双脚高高的翘起,然后阴唇不停蠕动。 永懿知道她就高潮了于是快速拿起手机,她身躯最后不停地抽搐然后从两片肉瓣中喷出了一股股的阴精足足持续约十多秒,他也及时将这个难得一见的奇境拍下,因他已在暗位设置了摄影机。 哈哈,贱人你被人玩弄都会高潮的真是外表纯情,内里淫荡啊.永懿拔开塞在她口中的内裤嘲笑道。 你…你…我才不是淫荡.是你…是你弄的,说着说着突然低下头啜泣起来。 是我令你人生第一次高潮对不对,哈哈,他笑着说。 这一刻宝茵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被他玩弄但也高潮而羞耻所以大哭起来。 永懿看着被自己玩弄到高潮而大哭的宝茵心里一点内疚也没有,反而从玩弄中得到极大的快感,他没有理会便双手抓她的一双小腿迅速地分开。 啊…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她惊慌地叫。 嘿嘿,放开你,好…难啊!然后快速趴在她哪光滑无暇的嫩鲍上狂吻。 啊…不..不要…停啊…停手啊,她刚才还处于高潮的馀韵中哪里受得起这样的剌激,身躯像触电般颤动,口中开始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啊..啊..嗯..啊…嗯..不..不要,哈哈,怎样啊,小荡女是不是很爽啊,永懿舌头防如摩打般上下磨擦着她泛漤的淫穴。 嘿嘿,小荡女你的蜜汁味道不错啊。 宝茵听到后羞得怒骂,你无耻,下流的色胚,不要脸。 哈哈,我还有更无耻的,然后便跨坐在她的小腹上。 啊…走开..你想..想干什么啊..她愤怒的问。 永懿没有理会她,眼睛目不转晴的盯着她的胸部,她虽然已十八岁但样子彷佛十六岁的小女孩,而最吸引他永懿的是她一对被衣服包着的巨乳,简直是天使的脸孔,魔鬼的身材,当真无愧的童颜巨乳!永懿嘴角微微的翘起,用淫糜的声音问道淫娃知不知道什么叫乳交啊!她听到他问出这样的问题,胸部不断的起伏着我不知道,别坐着我,走开,不要紧.我马上示范给你看,但要你的配合。 宝茵听到他说要自己的配合心知不妙了,我不会配合你的别痴心妄想,快放开我。 哦,你不配合我唯有辛苦些自己动手吧!嘿嘿。 永懿双手迅速伸到她领口边,然后暴暴一扯,嘶的一声背心立即被撕破了露出了内里前扣式的黑色文胸,然后他单手用力一扯文胸应声而断,随即一对巨大异常坚挺的巨乳弹了出来晃下晃下的,而中间位置则是淡褐色的乳晕包着粉红色的乳头,刚刚他的动作只是一瞬间,宝茵还没反应来文胸就被他强行扯了下来。 啊,不…你..不要看,然后双手不断挣扎想掩着自己的酥胸,但因双手被绑的原故挣扎只是徒劳无功。 永懿再也控制不住了,双手用力的在双乳捏和搓着,完全不怜香惜玉。 啊…痛..好痛啊,停手啊…求你…求你停手啊,永懿没有理会听到她的哀求反而更有快感力度亦加大了。 呜…呜..痛…好痛啊..求你…快点停手。 然后他一边捏着,嘴巴一边吻向另一边胸部,舌头不断在乳头上来回磨擦,宝茵在这样的刺激下乳头已硬起。 嘿嘿,口里说不要,但身体却想要,永懿含着她的乳头,牙齿有时轻咬数下而另一边手指也夹着乳头偶然轻捏偶然拉长。 宝茵两个乳头同时受袭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刺激,同时感到蜜穴一股液体流出,于是双脚死死夹紧面颊泛红微微喘气,永懿见此心知她又要高潮了。 于是一只手改伸向她嫩穴然后手指快速的震动着。 啊..嗯嗯..啊..快..停手..我..求求你快停手。 永懿不理会反而加快速度,宝茵终于忍不住双脚颤抖,一股液体从她淫穴喷出然后整个人虚脱似的。 哈哈,淫娃,现在我教你什么叫乳交,等一会再教你什么叫肛交。 嘿嘿,然后在她惊慌的眼神把下身已经肿得无比巨大的阴茎放在她双乳中然后双手用力把她的巨乳向内挤压。 永懿立即感觉到一种软滑幼嫩的感觉包围下体,吼…好爽啊!然后腰部前后的抽插着双手也打圈似的揉着她的巨乳,宝茵双目无神目光迷惘,经历两次的高潮她发现自己有点喜欢上这种感觉了,连他在自己胸部上进行着抽插运动,她心里也不太抗拒了,但面上没有好脸色给他,气鼓鼓的别开脸口中微微喘着。 永懿诧异的看着突然静了下来的她,他也没有多想,于是在抽插一会后微微喘着气。 嘿嘿,怎样啊,刚刚是不是很爽啊连续两次高潮整张床褥也被你的淫水喷湿了宝茵听到他的嘲笑后双眼狠狠的瞪着他。 你享受哪么久现在轮到我了然后在她不解的眼神把胯下的肉棒挺向她的面前,宝茵当然知道他的意思,但嘴巴紧紧的闭起俏脸也别开一副你想也别想的姿态。 永懿早就预料到她会这样,嘿嘿,小淫娃想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就像你的嫩鲍一样,哈哈。 宝茵听到他取笑自己不禁气愤的哼了一声,永懿视若无睹,一手用力捏着她的下颚然后腰部向前一挺狰狞的肉棒便贴在她迷人的红唇上,但她嘴巴仍紧闭着于是他另一只手伸向她酥胸上然后大力朝着乳头一扭。 啊..痛啊..唔..唔..嗯嗯。 永懿趁她吃痛时把肉棒迅速插入她口中,立刻一种湿润温暖的感觉从下身传到脑中,舒服到差一点就射了。 口中突然被巨物插入她立即感到唿吸困难,而且有种窒息的感觉,她原本想狠狠地咬下去但听到他的说话便放弃这个念头了。 给我好好的吹如果你敢咬我的话,我就将你高潮时的裸照放上网让所有人欣赏你高潮的丑态,哈哈宝茵听到他竟然将自己高潮时的丑态拍下心中感到一阵恐惧面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嘿嘿,你放心只要乖乖地听我的说话服侍得我舒舒服服我就不把它放上网。 然后便解开她被绑着的四肢,她唯有带着委屈慢慢地服侍口中的巨物。 对..无错,就是这样,要用舌头在龟头上慢慢打圈和滑动着,嘶…注意牙齿不要咬到,要像舔冰淇淋般舔着龟头然后手要握着上下套弄,他细心的教导着。 宝茵听着他的教导慢慢地由生涩变到熟练,于是永懿站了起来命令她跪在面前,然后握着自己的巨龙磨擦她已硬起的乳头。 嗯…嗯…嗯…她呻吟着。 永懿龟头也传来一阵快感,一会后他命令她夹紧胸部,于是她无奈地双手捧着骄人的巨乳向内夹紧,他俯瞰着这条出现的巨大深沟。 乖啊,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宝茵用幽怨的眼神仰视他。 嘿嘿,永懿双脚微开把留着透明液体的肉棒插在她条乳沟中,然后一边抽插一边对她说伸出舌头舔我龟头于是他便享受着小香舌带来的湿润和异常有弹性的巨乳磨擦,简直令他欲罢不能,不知不觉抽插的速度加快了,唿吸也变得急速,吼,的一声从永懿口中传出,跟随着一声,啊..从宝茵口中发出。 然后永懿把她推在床上,迅速扑上去两脚跨坐在她脖子两侧然后双手捧着她的头在她惊恐的眼神,巨大的阳具插入她口中。 呜..呜…呜呜…从她鼻中传出,他腰部如摩打般前后抽插根本没有给她休息的时间,只听到她不断传出呜…呜….嗯..呜..嗯..嗯的声音。 她眼睛微红楚楚可怜的模样令他更加有快感更加想尽情欺负她,看着沾上了口水的阳具在她小嘴中不断出入,还发出啧啧…啧啧的水声,他感到自己唿吸越来越急,然后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最后阳具不断颤动,一股又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她口中。 宝茵感到他阳具不断颤动,知道他就快射精,于是她挣扎想吐出口中的巨物,但他岂会如她所愿双手死死的捉着她的头足足射了约十秒他才放开。 宝茵满脸通红,不停地喘着大气双眼愤怒的瞪着他,刚才大部分的精液都被逼吞下但仍然有一小部分从她嘴角流出。 永懿望着她外表稚嫩但配合着嘴角的白色液体真是非常淫荡诱人,胯下的肉棒也再次笔直的挺立着。 哈哈,小淫娃,怎样啊,哥哥的精液是不是美味非常呢!她死死的瞪着他说哼,恶心死了,你个坏蛋竟然逼人家吃这恶心的东西。 她未发觉自己的语气好像在撒娇,由当初被逼到现在被他强行口爆都已经慢慢接受了,只是怪他不理自己的挣扎强行口爆而埋怨,意思好像一早提前跟她说就可以呢!哈哈,什么恶心的东西啊,里面有丰富的蛋白质多吃无妨,嘿嘿,然后把仍沾满着口水和精液的阳具移向她嘴边。 宝茵听到他的歪论后白了他一眼说色胚,但却没有拒绝便膻口微张把他的巨物吞下。 永懿听到她犹如撒娇的语气心中大喜知道她已不抗拒自己了,于是又落力的在她小嘴抽插着。 十分钟后,永懿的大肉棒龙精虎勐的矗立着。 然后他示意宝茵躺下,挑逗了这么久终于要进入戏肉了,期待已久的破处大计要来临。 宝茵心情十分紧张,终于到了这个时刻了,她跟永懿只差这一步未做,她并不是不想给他,只是听朋友说第一次破处的痛楚不比分娩小。 于是她弱小的心灵便害怕了。 看着她身体不停颤抖,双腿也十分僵硬,永懿也头痛了,心道:等一会要插入的时候如果她拼命的反抗怎样办呢。 唯有这么吧!于是永懿再次把紧张到发呆的她绑起来。 啊,你干麻啊,宝茵惊慌地问。 嘿嘿,还是这样比较有情趣呢!他半真半假的说。 退到她身下分开如白玉通透的一双美腿,沾一些口水分别涂在自己的龟头和她的小穴上。 宝茵,放松点,不要怕,他温柔的轻声说。 嗯她点头说。 扶着大肉棒在她肉缐上下磨擦着,腰部慢慢挺进,当整个龟头插破哪薄薄的膜进入无比紧窄湿润的肉道时。 啊……好…..好痛啊!停…..求你快停下来。 宝茵把头摇得海浪似的哭求道。 永懿也停下来,一边吻着她流下的泪水,一边抚摸她脸蛋温柔地说乖,宝贝,忍一忍就好了。 宝茵依然在抽泣着,身体轻轻的颤抖,美眸看向他在心道:听到自己的痛哭声没有继续硬干自己,他是爱自己的。 当适应了一会后,宝茵也停止抽泣了,只是哪一瞬间痛不堪言,过后只觉得阴道传来胀胀的感觉,有种期待想被完全填满的欲望。 永懿看见她好像适应了自己的大肉棒,于是便再继续挺入着。 心道:这条真是一条狭窄紧小的通道啊!每一下也挺步难奸啊! (注,原句举步维艰)喔……嗯…….轻微的呻吟声从她口中传出。 啊…..好紧啊…宝茵你的小穴好紧啊永懿慢慢地抽插着。 啊…啊…嗯…..嗯…..她膻口微张呻吟着。 她的阴道分泌出大量的爱液滋润着,永懿也慢慢地加快了抽插速度,然后开始在想着应该用什么式干她呢?宝茵,你喜欢用什么式啊?她正享受着痛楚后的快感,一时听不清楚他问什么,于是便答我喜欢自由式啊!自由式?有这种姿势吗?他惘然地想着,突然三条黑缐在他额头上浮现,嘴角抽搐地笑着。 哈哈,笑死我了他停下来捂着腹部说。 宝茵不解地看着停下来大笑的他,目光询问着。 哥哥我问你做爱喜欢用什么式,即是什么姿势啊!不是问你喜欢游什么式啊!永懿解开她嘴角翘起调笑着。 啊…人家…还是….还是第一次,怎知道什么式。 她脸蛋红得似艳阳说。 哈哈,我知道,但也被你逗笑了,真是可爱死了!不…不许笑…不许笑,咬死你这个坏蛋宝茵站起来扑向他说。 啊…..好痛她忘记自己刚刚被破瓜,这一站便触动了伤处而令她跌扑入他怀中。 一道淡红的血液从宝茵大腿内侧除除流下,在床单上璇放出美丽的图案,永懿看着这神圣而贞洁的象徵,心里十分的自豪,这是由自己把她从少女变成女人的一刻呢。 哈哈,宝茵老婆,怎么急投怀送抱呢!永懿抚摸着她后背爱意绵绵说。 都是…都是你干的,还取笑人家,咬死你这个坏蛋。 嘶…..老….老婆大人,我不敢了,口下留情啊!宝茵狠狠地咬着他乳头说活该,看你以后还敢欺负我不,哼。 永懿流着冷汗心里想着:她是不是属狗的,等一会一定要把她当母狗从后狠狠的干她。 幸好刚刚干她小咀时没有来一下,否则自己以后的性福生活就泡汤了。 经过这一轮的插曲,两人的感情也升温了。 还痛吗不太痛了哪我们继续干人生大事吧宝茵白了他一眼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