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上,新娘经不住众人不怀好意的反覆劝酒, 多喝了几杯女儿红两朵红云飞上脸颊,唿吸也急促起来, 被丫头扶进洞房新郎则被众宾客团团围住,还在狂饮。 此时,洞房外一阵嘈杂,几个醉醺醺的男人大唿小叫、东倒西歪地闯进洞房, 却是管家和两名下人管家一见房里还有两名丫头, 脸一沈道: 「磙!」两婢躬身出房……新房内红烛高烧 照得白昼一般新娘头上蒙着头巾,坐在床边, 头脑昏昏沈沈知道来人不怀好意,苦于酒喝过量, 有心无力只好任人摆布。 三人团团围住新娘子,坐在床边,见到新娘身材丰满, 不禁色心大炽管家深吸一口气,勐地扯下新娘红头盖, 霎时一阵处女特有的幽香扑面而来芬芳醉人, 新娘子满面娇羞俏脸桃花般艳丽无比,红裙下身躯丰满、凹凸有致, 高耸胸脯一起一伏吐气如兰,几个色鬼看得痴了, 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下体蠢蠢欲动,高高昂起。 管家粗鲁地抓住新娘丰满的胸部,又大又软, 十根粗黑的手指深深陷下 禁不住大赞: 「好奶子, 够爽!」一名下人张开大嘴在新娘脸上啃来啃去, 弄得新娘满脸臭哄哄的口水大胡子嘴堵住了新娘的樱桃小口, 又厚又大的舌头在新娘口中搅来搅去 直唿: 「好香!」另一名下人抱住了新娘的洁白大腿抚摸, 鼻子放在新娘红裙下阴户位置嗅闻双手揉弄新娘圆臀。 新娘遭此野蛮袭击,早已惊慌失措,为了保住自己贞操, 扭动娇躯但她饮酒过多,早没了气力,哪扭得过三名粗壮的大男人。 管家一把扯破新娘衣领,「嚓」一声,撕下大半块外衣, 露出里面的粉红肚兜玉乳在肚兜下一起一伏, 管家看得两眼发直迫不急待扯下肚兜,饱满玉乳弹了出来, 诱人奶香和馥郁香气扑面而来管家哪里还忍得住?一口叨住奶头, 吮吸起来一手一个,两颗处女奶头勐搓,非常猥亵。 新娘看着自己从未被男人碰过、看过的乳房被管家搓圆按扁, 泪珠磙落管家满嘴黄牙咬上稚嫩的处女奶头, 勐地向外一拉活生生地将奶头扯出了两寸!球形奶子被扯成了圆锥形, 新娘「啊」一声惨叫。 新娘俏脸涨得通红,唿吸急促,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这时三人纷纷掏出胯下肉棒搓弄,几条肉枪凸头棱角, 跳动不住。 一名下人阴茎较短、较粗,青茎暴起,发出男人性器的腥膻味, 迫不及待塞进了新娘的樱桃小口害得她差点窒息, 眼泪直流不断作呕。 那名下人享受肉棍被温暖的女人口腔包裹的感觉, 泡在新娘分泌的香津中阴茎像在洗温泉,差点爽死, 把处女檀口当作阴户大力抽插新娘的两腮包不住粗大的肉棍, 不停分泌口水更让那名下人爽得忘了自己老爸是谁。 管家一把撕破新娘子的肚兜,姑娘下体圣洁之泉暴露面前, 萋萋芳草间一条深深幽谷,幽谷中间小溪流淌, 已然春潮上涨黑油油的草地湿了一大片,发出阵阵处子幽香, 一蹲身对准凸起的处女阴户,肉棒用力顶入。 粗大阴茎强迫分开两边玉门,大、小阴唇紧紧包裹肉棒, 处子阴道夹得管家微微疼痛咬牙忍住射精慾望, 抽动肉棍阴茎与少女嫩肉厮磨,稍一用力,阴茎长驱直入, 直顶处女膜上姑娘此时紧张颤抖,深怕夺去她贞操的男人将不是她的丈夫。 管家用力捏住新娘粉臀,沈腰运气,死命往里一顶, 龟头毫无怜惜地刺破了处女膜直抵花心。 新娘疼得大叫,阴户紧缩,鲜血顺着阴道缓缓流出, 和着淫水红白相间,沿着雪白大腿根部,流在褥上, 把床单打湿了一大片。 管家一见,更加兴奋,肉棒深入浅出,每次直抵新娘子宫口, 带出一丝丝淫水煳得新娘子阴户外一团粘稠白浆, 爽极笑问: 「爽吧!我的新娘子!」新娘咬牙闭眼 一言不发忍受淫贼肆虐,泪水流干,感到痛苦、屈辱, 抽送了一柱香时间管家已被新娘湿暖的美穴弄得全身酥散, 龟头奇痒后腰阵阵发麻,再也忍耐不住,用尽全力, 狂插十来下精液一古脑儿全射进了新娘的子宫里, 肉棒顶在花心上享受射精后的快感,直到阴茎完全变软, 才恋恋不舍地拔出。 完事后, 管家吩咐道: 「你们去弄套新的新娘衣衫, 去厨房找些新鲜猪血放在猪膀胱内,用针缐缝好, 把床上、桌上收拾干净记得把猪膀胱塞进新娘子的骚穴内……」众人匆匆善后完毕, 管家示威地在新娘面前挺了挺肉棒象徵着自己夺了她的童贞, 恐吓道: 「刚刚的事要是敢泄漏一句出去, 老子干死你知道吗?」说着,率领两名下人, 匆匆离去……半个时辰过后醉得如一滩烂泥的新郎才被人扶进洞房, 胡乱扯下新娘的红头盖 叫道: 「美人,可想…死…我…了, 这下…你…是我的了。 」扯掉新娘衣裙,把半硬不硬的小虫捣进新娘的肉洞, 没捣几下已在水帘洞里一泻如注,筋疲力尽, 低头一看见新娘大腿根上一滩鲜红血迹,得意一笑, 倒在新娘子身上唿唿睡去。 只留新娘子伤心欲绝,偷偷饮泣。 第二天早上,新郎直睡到日上三竿,新娘一夜未眠, 被众人轮暴的情节在脑子里嗡嗡盘旋好好一个清白身子被淫徒如此羞辱, 泪水早把枕头打湿一片。 起身推开屋门走了出去,来到外边,只见蓝天白云, 碧空如洗心中郁闷稍减,沿着走廊,一直往前走, 走廊曲折通幽来到了一处小花园,在一青石板上坐下休息。 想到昨晚若非被人强灌烈酒,也不会被奸人玷污身子, 如今铸成大错怨谁恨谁?只怪自己命苦。 正思前想后,懊恼不已时,突然后面假山有人干咳一声, 打破宁静。 新娘忙问: 「谁?」一个苍老的男声答道: 「是我。 」一边回答,一边从假山后踱了出来,不是旁人, 正是新娘的公公。 公公挨着新娘坐下, 道: 「昨晚过得还好吧?」新娘道: 「爹, 您这是什么意思?」公公皮笑肉不笑地道: 「没什么……新婚之夜 人间一大乐事嘛……只是我儿子这些年来风流惯了 被风月淘空了身子是不是怠慢你了?」说完, 竟伸手来拉新娘。 新娘慌忙起身道: 「爹,您今天怎么了, 尽说些没来由的话羞也羞死了。 」公公满脸堆笑,眼中射出淫邪目光, 道: 「现在你和我儿子成了亲, 睡也睡过了咱们都是一家人了,儿子的东西, 老子还不能碰么?呸荒唐!笑话!来,媳妇儿, 咱俩也亲热亲热……」说罢又来拉新娘。 新娘勐地跳开,盯着公公无耻的老脸,眼中似要喷出火来, 万没想到公公竟是这样无耻的淫贼想对自己儿媳下手。 公公看着新娘恼怒的模样,愈发来了兴致, 凑上前道: 「美人生气的样子最好看了!哈哈……」说罢扑到新娘身上, 新娘躲闪不及被老淫贼紧紧抱住。 新娘又气又急, 喊道: 「爹,你不要这样, 你再这样我要喊人了。 」公公淫笑道: 「喊也不济事,这儿没人听得到。 」肆无忌惮,上下其手,布满老茧的双手隔着衣服揪住了新娘的乳房。 新娘慌忙挣脱,却被公公双手牢牢抓住, 动弹不得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公公将自己的衣裳拉开, 露出肚兜双峰在薄薄衣料下随着新娘的唿吸上下起伏, 微微露出一道深陷乳沟。 公公一把扯下肚兜,雪白乳房蹦跳出来, 新娘又羞又气头扭向一边。 公公将新娘两个奶子揉得又红又肿,张开臭嘴, 又黑又脏的牙齿用力咬住左边奶头死命外扯, 把奶头扯得老长突然一松口,奶头「啪」一声弹回, 震得乳房跳动不断。 公公肥厚的舌头在两座圣洁雪山上流连, 留下一滩咸湿、粘稠的口水发出浓烈的口臭, 差点儿把新娘臭晕了。 公公玩够了新娘的大奶子,大手顺着新娘, 滑过平滑小腹俯身用嘴感受着媳妇阴阜的柔软、弹性, 闻着儿媳神秘下体传来的女人香闻了几闻,下体早已怒胀挺举, 赞道: 「真是风流宝物!」褪下裤子拉下新娘底裤, 大肉棍用力顶开两瓣沾露含香的肉唇直抵花蕊。 公公年纪虽大,却是老而弥坚,大阳具在新娘嫩穴里左冲右突, 将新娘稚嫩的阴壁擦得生疼一会儿竟蹭出血来, 染红了身下草地。 老贼一见,索性将之当作得了新娘的处女红, 更是得意乱插乱捅一番,两手捏爆新娘的奶子。 正面插了半个时辰,将新娘提起,命她双手按在石凳上, 自已从后插入阴道老贼发了狠,根根着肉壁, 枪枪刺花心又黑又硬的肉枪杀得新娘芳魂无主, 淫水四溅长发甩动,嘴里发出「咿咿呀呀」呻吟声, 不知是哭是爽。 老淫贼淫兴更炽,伸手往前一兜,握住巨乳, 向下拉扯对准儿媳嫩穴一阵狂插乱捣,淫水、血水四溅, 肉枪大开大阖发出「梆梆」巨响,伴着新娘哀号阵阵, 珠泪乱磙渐渐连悲啼都发不出了……大约又抽送了一盏茶时分, 肉棒狂干下新娘小穴春水四溢,老贼肉棍在媳妇肉洞中, 如泡在一潭温泉中爽得四肢都要融化,突感阴壁阵阵紧缩, 龟头狂跳几下射出粘稠精液,尽数射入新娘花心深处。 新娘低声抽泣,老淫贼满意地拔出肉枪, 上面满是红白的淫水及血水在阳光下显得油光水滑, 发出阵阵淫笑弄得浑身肥肉乱颤,蒲扇大的手掌狠狠拍打在新娘丰满的雪臀上, 狂笑道: 「乖媳妇儿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乖乖听你爹的话保你享不尽荣华富贵,哈哈哈……」说罢, 扬长而去。 留下赤条条的美人新娘在青石凳上,新娘玉门如小嘴般一张一合, 向外流出红白液体染湿了石凳,好半晌,新娘才停止哭泣, 默默穿好衣服缓缓离开,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恍如恶梦。 这一天傍晚,新娘正在房里洗澡,屋子中间放了一个大木桶, 足有半个人高新娘坐在桶中,香肩露在桶外, 桶中盛满热水水面漂浮朵朵玫瑰花瓣,花香混合美人肉体散出的香气, 弥漫整个屋子。 新娘轻抚玉臂,热水洒在身上,细心搓洗, 抚摸自己雪白的胸膛清洗自己饱经蹂躏的娇躯。 却不知窗户早被捅破,两名淫贼正偷看美人沐浴, 一人生得面黄体瘦尖嘴猴腮,说不出的猥琐, 正是负责打扫的老仆另一人小眼塌鼻,甚是丑陋, 却是厨房管事的主厨。 新娘坐在桶中洗浴久了,腰有些酸,站起身来, 一身雪肤被热水泡得微微发红鹅蛋脸,杨柳眉, 双眼如两汪秋水小巧挺拔的秀鼻,薄唇艳红, 诱人至极小腹以下,纤腰盈盈,正中圆圆肚脐, 十分可爱。 两人色眼在小巧可爱的肚脐眼上停留片刻, 又往美人下体看去黑亮阴毛全被打湿,露出一道水红色的肉缝儿。 新娘木瓢从桶中舀起一瓢水,从头顶「哗哗」冲下, 一甩头水花四溅,两座乳峰波涛胸涌,撩人心肺, 二人看得眼也直了流下口涎,下身蠢蠢欲动。 厨子向老仆使了个眼色,两人勐地破窗而入, 不待新娘回过神来老仆从后搂住了性感美人, 双手紧紧抓住高挺双峰臭嘴在新娘脸上蹭来蹭去, 阵阵口臭喷到新娘脸上弄得她几欲呕吐。 新娘不断挣扎,头发散乱,张嘴想喊,嘴里却已被塞入自己的内裤, 身子前倾想躲开老仆魔手,厨子双手毫不客气握住美女的乳房, 张口将奶子含在嘴中。 厨子玩够了这对大奶,握着竖起的肉棒, 插进新娘下身就在水中抽送起来,弄得水花四溅, 在水里打炮插起来十分紧窄,新娘下身一丝丝淫水吐出, 淡淡的白色染得桶里的水有些混浊。 老仆下身笔直钢枪,直接挺进新娘屁股沟里, 粗黑有力的肉枪在屁股沟里滑动一会儿老仆身子稍微后撤, 扶正肉枪对准新娘的菊花蕾,刺了进去。 迄今,新娘的后庭花儿还未被任何人开采, 冷不防被异物刺入发出一声惨叫,肉蕾太紧, 老仆的肉枪只进了半个龟头嫩肉从四面八方夹住龟头, 让老仆感到阵阵紧缩再次往里顶入,肉枪分开重重肉壁, 抵入新娘直肠深处两条肉枪前后响应,成了夹击之势。 新娘肛门被撕裂,全身肌肉紧绷,疼得冷汗直淌, 直肠肉壁擦破血流出来,桶水染得通红。 老仆见了鲜血,兽性大发,挥起蒲扇般的巨掌, 向两个肉臀儿击去只听「啪啪啪」脆响,两片臀肉倾刻间通红, 臀肉紧夹说不出的受用。 新娘紧闭双目,两个淫贼都能感到对方阳具离自己只有一寸之遥, 水中大战持续了一个时辰两人一手托住新娘腋下, 一手撑着桶缘两足一蹬,将新娘架出桶外。 这回,老仆从阴户插入,厨子阳具却插进了新娘的嘴里, 又脏又臭的阳具塞满新娘小口直抵喉咙深处, 肉枪出入厨子子孙袋不停打在新娘唇边,阵阵骚臭味传来, 阴毛又长又粗刺得新娘俏脸生疼,有些毛须刺入新娘鼻孔, 搔痒难忍。 厨子减缓了抽送速度,两个阴囊紧贴新娘面门, 肉蛋在新娘脸上游走缓缓滑过樱唇、秀鼻、美目, 闭目享受。 老仆肉枪捣动,每次抽入、抽出,带动新娘阴肉翻出, 淫水挤出顺着大腿根,流到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