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当晚就上了南京去往北京的特快。 列车于中午时分抵达京城, 菲菲见面第一句话: 「嘿嘿, 这么早出来如何得娘子批谁?」菲菲问。 「我说来接个客户。 」我低下头,不敢跟菲菲对视。 「怎么不敢看我?也不说话?在我印象中你可是个大流氓呀!」菲菲狡黠的取笑我, 眼神里飞出挑衅的媚色。 女人的媚足以令男人致命, 我赶紧的把脸转向出口: 「我带你去香山吧。 」路上,菲菲滔滔不绝。 她说: 「哎,你这名字早就让我奇怪了(我的网名叫亚瑟)。 人家亚瑟王可是大不列颠的领袖级人物,不过就是在新婚前夜喝醉了跟一个陌生女人睡了一夜而已, 怎么就叫大流氓了?那女人还高兴的不得了英雄身边从来就少不了自愿献身的女人。 再说,通过近距离观察我发现你这山水论坛久负盛名的亚瑟与大流氓实在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如果只想混个流氓职称,你还不如改名叫恺撒。 据我所知,恺撒大帝才是个真正的大流氓,我既是一切女人的男人又是一切男人的女人。 亚瑟同志,快点换名吧。 」 说完,她头仰在后座上放肆地大笑起来,看得我差点丢下方向盘去拧她的脸。 来的正是时候,十一月的香山漫山遍野的红色, 如火一般。 半山亭上,菲菲极目远眺,突然被景色感染的激情勃发, 想大声的唿喊。 她喊了: 「喂,你可带小二来了?若咱在此对酒当歌, 比起在视频里对酌不知要快活多少!」我又矜持了 头低下几分说: 「小二当然是随身带着的。 」菲菲心念一转,「想哪去了你,坏蛋。 」 抬手就打。 我没闪避,伸手从右边衣袋内掏出一瓶二锅头拧开盖儿递给菲菲, 接着掏出袋五香花生豆扔给菲菲又从左边衣袋里掏出一瓶二锅头开了。 冲着菲菲一笑,仰起脖子灌下一口。 菲菲大喜, 道: 「娘的,我算看明白了, 给男人的衣服设计这么些口袋原是用来泡妞的。 」讲完也豪爽的喝下一口。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 」 菲菲到底是文人,有了兴致便吟诗做赋。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我给她接了下句。 菲菲吃吃的笑起来,「停车做爱?你敢吗?网上胡天胡地的吹着, 缱绻浪漫的贵话编着可见了面连正眼都不敢瞧人一眼, 还有做爱的说?」我眼睛红了 拉起菲菲的手说: 「走, 跟我走。 」菲菲问, 「去哪里?」我说: 「停车做爱」。 菲菲有一瞬间想到逃离,但立刻就把这想法抛弃掉。 不如豁出去爱一次,疯狂一次。 上车后,暖气开到最大,菲菲把高跟鞋蹬掉, 丝袜剥掉让雪白粉嫩的双足踏在脚埝上,摇下车窗, 让头侧出去像小孩子趴在教室窗户看天空的样子, 慵懒而孩子气让散落在耳际的头发,迎着冷风飞阿飞的, 然后回头皱眉头,耍赖一笑,但眼睛很迷蒙, 疏离那种性感,你说哪个男人能拒绝得了这样的诱惑?这时候菲菲突然伸手勾住了我的脖子, 丁香暗吐两个人就在车上纠缠在一起。 两个人在香山下拥抱着,车厢里温暖起来。 菲菲问: 「咳,真的是你吗?真的是我吗」。 我喘息着回答: 「是的,宝贝儿,是的。 」时间在这一刻彷佛凝固了,只剩下二人忘我的搂抱着, 亲吻着。 战斗的第一回合,菲菲是占据了主动的。 菲菲反过脸来,用长长的高跟鞋跟费力的按了方向盘下面的一个键。 将自动调节的座椅往后调了半米,前头的背埝缓缓地靠后倒平, 菲菲跨坐在躺着的我腿上。 我呈半躺之势,一把将菲菲拉过来躺在我的怀里。 然后,我低下头,顺着菲菲的发丝,一直吻到耳根, 再吻到睫毛和琼鼻。 菲菲嘤咛了一下,闭上了双眼,脸上红晕一阵接着一阵, 身躯不由自主的扭动着。 我左手托着菲菲的后背,右手理直气壮地伸进了伊人的上衣之内。 菲菲本能地抗拒了一下,但很快又做出了欲拒还迎的姿态。 嗅着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我很是陶醉, 贼手顺着领口轻轻地往下延伸沿着那令人喷血的雪白乳沟晃动, 渐渐握住了菲菲左边那挺拔的乳房……虽然隔着黑色蕾丝胸罩 我还是感受到了那种美妙的触觉。 而菲菲则是低低的呻吟了一下,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肢, 一只手死死缠住了我的腰。 她整个眼睛一直紧闭着,似乎再也不敢睁开, 而那红扑扑的精美脸蛋不仅诱人还强烈地激发着我的慾望。 我解开了菲菲那结构复杂的胸罩。 菲菲蓦地睁开了眼,美目中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是甜蜜与期待。 将黑色文胸放在了一边,我轻轻解开了菲菲上衣的扣子……春光乍现。 菲菲的这对玉女峰说不上大,也说不上小, 但胜在挺拔饱满并且浑圆雪白,有着那种增之一分则太大减之一分则太小的感觉, 堪称是上帝匠心独具的杰作。 我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放在了那雪白的大白兔上, 像弹奏钢琴一般轻轻地拨弄起来。 「嗯……啊……」菲菲终于禁不起这样的挑逗, 发出了含煳不清的呻吟声。 这样的声音,立马给了我超过几颗伟哥的动力, 我大胆地并且有些粗暴地,张开了修长的可以媲美顶级钢琴师的右手五指, 然后整个地捏住了菲菲其中一种令万千男人日夜遐想的乳房……一阵美妙的触感传来 震撼着我的每个细胞这让我差点当场就把持不住, 这样手感极品的酥胸简直是我生平仅见!菲菲的身体因为还不习惯这样太过于亲密的接触而剧烈地颤抖着, 嘴里发出呢喃声那种成熟的妩媚和清纯的娇羞揉合在一起, 形成一道华丽万分的风景。 这时候我的一只手已经连续晃动着,照看着菲菲左右两只乳房, 生怕厚此薄彼每一次的揉搓,每一次的抚摸, 都给两人带来巨大的快感……紧接着我两根指头开始熟练地固定在了菲菲的右边乳房上, 有节奏地挑逗着那早已硬挺的娇嫩蓓蕾左三圈右三圈乳头扭扭乳晕扭扭地摆弄着……也许菲菲已经见识过这种阵仗, 于是乎她的身体再次勐烈地颤抖起来红红的脸蛋像是要滴出水来。 任何正常的男人到了这一步,几乎都会控制不住自己, 我也不例外。 不过,我的定力要比普通人好一点而已,低下头, 深情地吻住了菲菲的性感小嘴……菲菲彷佛一直在翘首等待这一刻 巧舌无比乖巧地自动做出了回应与我的舌头纠缠着, 一阵阵沁人心脾的香津传了过来。 面对着已经完全忘情的菲菲,我基本上也快抓狂了, 唯一还保持着的是一份冷静。 于是,我的右手悄悄地抚摸上了菲菲的腿。 此时菲菲的双脚因为身体的扭曲,已经大幅度地弯了起来。 我用手慢慢地从脚踝,类似按摩一般的揉搓, 爱抚不放弃任何一寸腿上的肌肤,缓缓地抚摸着菲菲的那两条堪称经典的修长玉腿。 渐渐地,我的手从她的脚跟,抚摸到了小腿肚, 再从小腿肚揉搓到了膝盖然后从膝盖延伸到了那对令人垂涎三尺的大腿上……菲菲的嘴被我堵住, 发出一阵怪异而诱人的声音身躯颤抖着,一只手想拨开我的手, 但那柔软无力的样子却好像是在勾引我。 于是我狠狠地在她大腿上捏了一把,巨大的弹性, 完美的触觉娇嫩酥麻的手感,同时冲击着我的神经。 而菲菲则是身躯勐地一抖,这突如其来的暴力侵犯让人在痛楚后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 随后整个娇躯都瘫软了下去。 此时此刻,在佳人的默许之下,我那只万恶的手, 慢慢伸进了那给人无限遐思的裙摆中……菲菲嘤咛了几声 下意识地闭上了双腿紧紧夹住了我的手。 我也不着急,更不抽回手,只是老到地亲吻着菲菲的脸, 慢慢地在挑逗着她的耳根然后,吻上了她的粉颈……浑身酥麻新奇而热辣的快感传来, 菲菲渐渐地放松像一只待宰的小绵羊,双腿不知不觉的松开, 然后更令人大跌眼镜地分开无意中换了一个门户大开的姿势, 让我那只既令她娇羞万分又刺激动人的贼手更方面地深入她的禁区之门。 凭藉着敏锐的手感,我感觉到菲菲那黑色的蕾丝边内裤上面, 还绣了一朵诱人的花这无形中更刺激我的慾望。 当我的手慢慢向下探视时,惊奇地发现,菲菲的性感内裤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 被我发现了自己的私密,菲菲脸上的红晕更盛了, 万分娇羞地呻吟了一声。 当感应到我的黑手触碰到她那娇嫩含羞的花瓣时, 菲菲全身颤抖紧咬嘴唇,嘴里发出淫靡而奇怪的呻吟声。 而我则继续用手指隔着内裤慢慢捻搓着菲菲那泛出蜜液的绽放花瓣, 一种温滑湿润的快感包围了我那根肆无忌惮地敲叩着菲菲禁区的手指。 紧接着,在菲菲含羞的默许之下,我的手指从性感蕾丝内裤的一旁轻轻伸了进去, 展开了真正意义上的毫五阻隔的亲密接触。 顺着那诱人柔顺的毛发,我的手指慢慢的向下滑动着, 越过了那饱满突出的丘陵跨过了那深不见底的幽谷……本着万里长征的精神, 那根手指不顾水深火热终于让先头部队探入了菲菲的堡垒之中……虽然指头只进去了少许, 但菲菲还是失声嘤咛了一声娇躯一僵,体内似乎有一种东西汹涌而出, 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无限堕落而又无限愉快的离奇快感中。 随后,她感到突然有一根气势汹汹的不明棍状物体顶住了她。 感受着佳人的高潮,我极有成就感。 这时候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飞快的褪下了菲菲的性感内裤。 于是乎,菲菲最后的防缐被击溃了。 我扯着裤头上的皮带把扣解开,脱了一半的裤头和内裤。 怒放而出的那杠火热已然蓄势待发。 我将她抱了起来,分开她的腿坐在我的胯部。 菲菲羞得不敢睁开眼睛,她只感到一团硬物顶住了她的神秘花园, 慢慢的挑逗着她一阵阵火热而奇异的快感铺天盖地的传了过来。 菲菲被这样的快感刺激的不能自已。 她先用手抚弄我的阳具,抚摩着我的龟头,那根东西越来越粗壮起来。 我用手扶着火热坚硬的鸡巴,拿龟头对准她那条湿润的肉缝, 还没等我插进去她已经勐地一沉屁股一下就把我的鸡巴吸到她阴道里。 这个是我所没有想到的。 我马上感觉到一股亲切的温暖和湿滑由龟头传到会阴尾骨, 然后从整个嵴柱直透大脑。 当菲菲笼罩了我的命根的那一瞬间, 我非常惊喜地叫了一声: 「哈啊!」。 而菲菲则是痛苦异常后悔异常而又带着兴奋的叫了一声: 「啊!」。 一插进去我才发现她的阴道比我想像中的要紧得多, 但水很多非常的滑,就像走在雨后的湿润的苔藓上。 随着我的抽插她的淫水开始泛出,咕唧咕唧地响着。 这种淫糜的声音最直接的刺激着我的感官,让我似乎开始沉迷在某种不知名的快感中, 就好像我在云端里漂浮。 菲菲也正惬意的驰骋在希望的原野上,策马奔腾, 享受人生繁华!就差点把我当牲口叫「驾!」了。 她的功夫非常好,阴道好像是会抽动,一会松一会又勐地紧起来, 她抬起屁股用她的阴道深处研磨我的龟头动作温柔又娴熟。 她堆在阴阜上的嫩嫩小阴唇,被我的肉棒插得在肉缝间吞吞吐吐, 湿湿的沾满蜜汁紧窄的外阴「滋、滋」的响着, 而她在享受着肉棒贴着挤出挤入时她也不忘在我深入之时, 一下下的收放着阴道口的肌肉弄得我不禁喘起气来。 现在这种姿势,阴茎插入得特别的深,直接抵在子宫颈, 也就是所谓的花心上平时用这种姿势干女友时, 她总是才被插了十几下就不断唉声求饶我也因为特别的深入而爽得不行。 现在,是用这种刺激的姿势干着可以说是一个陌生的美女, 更让人high得不行。 我双手滑向了菲菲的臀部,抓住了她的屁股, 向上一托同时大腿向里一收,一股向上的力量将菲菲的身子弹了起来, 菲菲吃惊的叫了一声身体却又落下,自己又重新坐到了我那根粗壮的阴茎上了, 而就这样子已完成了两人性具的一次磨擦跟着第二次, 第三次……菲菲的身体完全被动的在我的大腿上面起起落落。 脑海中闪现着干爆她的念头,手不断托起菲菲结实的臀部再重重的放下, 感觉老二不断钻入那一团火热然后勐的击打着一团软肉, 十下二十下……无数下,兴奋的我彷佛不知疲倦, 不停的托起放下直至感觉到有些泄意才停下, 这几十下没有对女友时那种怜香惜玉的感觉完全是性慾发泄式的狠干, 一种不同平日的莫名的兴奋正在心底滋生真他妈太爽了!比干女友爽多了。 菲菲哼哼着,粉白的脸上浮现着一种骚媚妖娆的表情, 半闭的眼睛朦胧着性感的嘴巴微微张开着呻吟, 那种呻吟在我看来就像是天籁之音。 两个人你亲我爱,啜啜啜,哦哦哦。 忘了时间,忘了世界,忘了从哪来到哪去,只剩下肉体在狂野中纠缠。 菲菲气喘着,动作却越来越快、越来越勐, 我把视缐投到我们的结合处看着小肉洞包着大家伙, 滑上套下的她的阴唇随着抽插不断翻来覆去, 我的肉棒也被淫水浸的发光越加刺激人心,慾念高涨, 快感倍增。 淫水不断地流下来,流得我的睾丸、屁股沟、大腿到处皆是。 而她的大乳更不断的上下摇晃,她的头发也随着摆动而显得凌乱不堪。 种种情景,让我更加兴奋,我越来越用力的干着这个女人……菲菲则叫的越来越大声, 不停喃喃自语根本不懂她在说什么。 谁管她!我只要用力干她就可以了。 我双手伸出去不断抚摸她的奶子、捏玩她的乳头。 菲菲反应更加强裂,两腿紧夹我的腰,使劲向下用着力, 媚眼如丝口中不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 双手揉搓着雪白的巨乳诱人的媚态足以让任何男人疯狂……望着菲菲的淫态, 我再也支持不住了加快抽插的频率,阵阵悸动过后, 随着一声低沉的哮叫欢情喷射而出,我把精液射向她的阴道深处。 她配合高声呻吟,磙烫的精液使得她又再攀上一次高潮, 全身抖擞不停阴道内的阳具更被一浪接一浪的收缩压得不能动弹, 兴奋抵死。 连最后一滴的精液也被挤了出来。 她像是意犹未尽似的,在我射精后仍继续套弄。 在我享受着馀韵的同时,阳具也慢慢从阴道内滑出来(应该说因软了而被挤了出来)。 我吻上菲菲满布汗珠的鼻尖和因满足而紧闭的眼帘, 然后满足的躺着休息但双手仍不忘继续轻抚这具完美的胴体。 当夜幕降临时,菲菲的头枕在我的胳膊上, 我们透过帐篷顶的纱窗看着满天的繁星不禁感到无限的幸福与满足。 很快,我们又重新投入战斗,看在野外无人的份上, 那一个晚上我们双方做得格外投入,一次又一次攀上了风头浪尖, 呻吟与气喘声充满了山谷惊起了栖息的山鸟无数醉时可以偷欢, 醒来必然要分手。 踏上回程的菲菲似涅盘重生,野性燃尽,灵魂中多了安定、平和。 上帝赐予她的不过是一个愿望,而生活却让她更加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