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一个人坐在台北市馆前路那家麦当劳的一楼, 靠落地窗有一口没一口的啃着面前凉掉的麦克鸡块, 一边看我的书。 十分钟前已经是约定好要见面的时间, 但是她还未出现不过我却不着急。 我知道她一定会出现在我面前,只是稍微耽搁了。 今天要见的网友,素未谋面,却已经认识了一个多月。 她很健谈,打字也快,思想也很有趣, 和他在网路上聊天是我这一阵子最快乐的事情之一。 虽然我帅不到哪里去,但我应该还不至于把人给吓跑而已, 何况现在还是大白天。 过了半个小时了,她还没有出现。 我开始怀疑她会不会真的被我吓跑了。 我不动声色的稍微抬眼四下张望,也没看到有哪个女生在偷看我。 想想,衣服的颜色之前有跟她说过, 照片也有给她看过对她来说,虽然这里是人来人往的麦当劳, 要找出我并不是难事。 唉,没办法。 好在我有带书来,就当作来读书吧。 那最后一小块开始发冰的麦克鸡块, 被我无情的丢进嘴里。 好在书很不错。 不知不觉又过了半个小时,我想她大概是不会出现了。 阖上书本,将桌面稍微收拾一下,起身准备要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背后忽然有人拉我的衣服, 我吓一跳转身一看,是一个非常面熟的女生, 就坐在我正后方的椅子对着我笑。 到底在哪里看过她?我还在纳闷, 她却叫出了我的名字。 我又吓了一跳,心里无数的回忆瞬间跑过, 隐隐约约也浮出了一个印象。 她…是我的小学同班同学,对,没错。 璇璇,那时大家都是这么叫她的。 就和我怀疑的一样,她果然足足在我背后, 看我看了一个小时。 「你好啊,可让我等得苦了。 」「呵呵,人家一来就认出你了,你都不知道, 我真是吓了一大跳呢。 」「我也是啊,没想到今天来的人竟然是你。 」「你真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和那时候一样……」确认了彼此的身份, 我们都有好多话要说可是我们都不想继续待在麦当劳, 她主动提议去她家我当然乐于从命。 原来这几天她的父母都出国,她又是独生女, 所以我可以毫不忌讳的踏入她家。 从见面开始,我们的话匣子就没有关过, 好多好多小时后的回忆涌上心头。 我们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斜靠着一侧的扶手, 她将双脚盘起来面对着我我们不停的回忆着过去。 「我记得你那时候数学很好啊,段考前老师还要你当小老师上去解题呢。 」「啊,那真的是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啊……」我伸手抓了抓蓬乱的头发, 心里想着后来我的数学可真不是普通的糟糕。 「嘿,对,你以前就是这样,一讲你的优点, 就会开始抓头。 」她指着我,笑了起来。 「呃,是吗……别说我了,你那时候好爱哭喔, 我都记得那个谁谁最爱欺负你了。 」「哪……哪有?我哪有爱哭?还不都是你们这些臭男生, 喜欢抓人家的辫子……」「我可没有抓你的辫子喔。 」我双手一摊,脸做无辜样。 「好啦,那你比较不臭一点好了。 那后来呢?」「什么后来?」「毕业以后啊, 你直升上去了对不对?」「对我和那些人一起直升上去了。 可是你没有一起升上来,转学了吗?」「嗯, 因为家里的关系我到台中去住了六年……」开心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谈谈说说之间,天色也暗了。 我们一起到附近解决了晚餐之后,我送她回到家门楼下, 便推说晚上有份报告要赶让她自己一个人上楼去了。 不是我不要她。 我很明白今晚是有机会的,璇璇以前就是个文静有气质的小女生, 长大以后更是漂亮白白净净的脸,玲珑有致的身材, 一定是个床上的好对手。 可是,今天不行,我没有办法带着这么多小时候的回忆, 还能在床上和她燕好。 (二)回到家里以后翻出小学的毕业纪念册, 看着她的脸想着今天所看见的她,眉宇之间少了稚气, 多了成熟但是那股神韵却没有任何的改变。 她以前并不是那种很惹人注意的女生, 我对她也没有保存太多的记忆但是因为她的关系, 我开始回想起好多好多以前的故事小时候喜欢的人、讨厌的人, 还有暧昧的人翻着毕业纪念册,加上今天下午所谈的往事, 心中思潮起伏。 有句歌词不就是这么唱的吗?「年少轻狂的好日子, 一懂事就结束。 」既然都已经发现对方是曾经相处过的人, 有过一段共同的记忆我和璇璇在网路上的互动更为频繁和自然。 虽然隔了这么久没联络,我们几乎可以算是陌生人了, 但是有着「小学同学」这样的关系牵连着我们 就有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 我们也从往事,逐渐又聊回彼此的现况, 我也不隐瞒什么我想她也是。 虽然当我听说,她这一阵和男朋友处得很不好, 上次约我出来是有意要出轨报复的时候我有点吃惊, 却也很高兴她竟然能对我如此坦白。 我并不会介意成为别人的报复用工具, 反正我也不吃亏但是事情发生在认识的人身上, 我却暗自庆幸那天没有留下机会擦枪走火。 一位知心好朋友,要比一位炮友更加难得。 过了一阵子,她和她的男朋友就和好了。 感情不就是这么一回事,有时吵架, 有时呕气一点小事情也可以天大地大的吵个没完, 然后不知不觉的就又和好了。 我和璇璇几乎天天都会在网路上互相传讯, 但是却没有再约见面大概是我们都不知道见了面要做什么。 因为璇璇的关系,我又多认识了一位元小学女同学, 她们以前在学校里并没有成为死党却是不知不觉的一直保持着联络到现在, 就变成了闺中密友。 那时候我们都叫她小妏子。 就和璇璇一样,小妏子也没有留给我多少清晰的印象, 但是我们慢慢的聊了几个礼拜她也开始会和我分享心事, 包含她前阵子又甩了一个男人。 「你告诉我,为什么男生都这么笨?」这似乎变成小妏子的口头禅, 每次在网路上遇到我常常都是用这句话开头。 我不敢说了解女人,但是对于男生的心理, 大概多少都可以感同身受而且经过这一阵子以来的相处, 我知道小妏子现在已经是个美人(璇璇说的) 追求者不少但是她却常常苦恼着,没有一个真正让她可以相信的物件出现。 小妏子加入之后的一个半月,我们三个人终于约出来一起吃饭闲聊, 但是瞒着璇璇的男朋友。 璇璇说让他知道会很麻烦,号志只要她和男生一起出去, 他就认为她一定会和那男生怎么样似的。 这次趁着她男朋友下南部几天不在台北, 就像是重获自由的璇璇(小妏子说的)赶紧找了我们一起出来。 我终于看到所谓的美女小妏子是如何。 记得前一天我才刻意看过毕业纪念册上的她, 并不怎样出色但是当场一见,果然惊为天人, 原本遢遢的鼻子挺起来了眼睛也变得水亮有神, 头发也留长了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与众不同的气质, 难怪身旁苍蝇不断。 相较之下,璇璇就显得内敛多了。 讲得白一点,就是有点被比下去,不过显然璇璇并不在意。 其实也是,璇璇的气质很好,虽然第一眼的感觉不及小妏子亮眼, 但是相处起来却令人感到非常舒服不折小妏子还会给人一点压迫感。 我们在一家日式料理店吃午餐,聊得非常愉快。 不晓得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我总觉得别桌的客人常常往我们这里看, 尤其是男客人。 也不知道他们是在想: 「这个小子怎么这么好命, 和两位美女一起吃饭」 还是: 「如果坐在那里的是我而不是那个丑男就好了」。 反正我这个人就是幸运,常常有机会和美女一起吃饭, 要瞪就给瞪吧又不会少一块肉,哼哼。 我们聊得太愉快了,还喝了一点清酒, 三个人的脸上都有些红扑扑的。 (三)酒足饭饱之后,我陪着她们去逛街。 两个女生一家走过一家,叽叽喳喳的讨论个没完, 我也乐得闲在一旁闭嘴提袋子反正什么牌什么季什么款的我也不懂, 偶而被问到的时候才说两句话表达一下「男生」的看法。 不过,号志还挺有份量的,如果我说不好看的衣服, 她们到最后一定会放弃不买。 于是晚上我也就顺理成章的进了璇璇的家。 当然她的父母今天又不在。 中午吃得饱,晚上就随意买了一些卤味和饮料, 也有几罐啤酒三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一心三用边看电视边吃东西边聊天。 但我却是一心四用,因为她们此时正一边一个的将我夹在中间, 挨得很近她们两个人身上的香味混着卤味的香味, 一阵一阵的飘进我的鼻孔里。 而我的眼睛,也正不断的循着空隙……在很辛苦的努力利用眼角馀光观察了好一阵子之后, 我知道璇璇穿的是浅绿色内衣而小妏子的内衣颜色则一直看不出来, 只知道肩带是黑色的。 这一次,当小妏子开口叫我留一晚, 明天再回去的时候我也就爽快的答应了。 今晚一定会出事……我有着强烈的预感, 只是不知道会怎样开始而已。 而且,不知道是两个人中的哪一个?璇璇有男朋友, 小妏子没有而且小妏子比较外向,但是这里是璇璇家, 要怎样才能瞒过璇璇呢?我胡思乱想着 人已经仰躺在沙发上双手放在头后,伸了个小懒腰, 璇璇把桌上的塑胶袋用来埝的广告纸收拾到厨房去了 小妏子突然倒进我的怀里。 一阵充满诱惑力量的香水味扑鼻而来, 我连忙望向厨房没看到璇璇的身影,小妏子却勾着我的脖子, 我一转回头就和她密密的吻在一起。 两唇相接,我的心脏一下子兴奋起来, 在我的胸腔像擂鼓一样的跳动酒精立刻就在我的血管中燃烧了起来。 吻着小妏子的嘴唇感觉非常的甜美, 加上她又几乎是整个人扑在我身上应该有D罩杯的胸部压在我的胸口, 脖子上又是她的柔软的手臂围圈着加上璇璇随时会出来, 这样的多重刺激之下我几乎快要窒息了……突然听到厨房的璇璇尖叫了一声, 把小妏子和我同时吓醒了过来赶快分开, 两个人赶紧进厨房看看怎么回事。 掀开帘子,璇璇唿一下扑进了我的怀里, 指着墙角念着: 蟑螂啊有蟑螂啊……我伸手扶着璇璇的手臂, 左手握住了她的手希望能让她安心一点,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正当我准备要上前英雄救美的时候, 小妏子走上前两步蹲下来看了看,便脱下一只拖鞋往橱柜下面掷去, 果然跑出一只充满惊恐的蟑螂来。 璇璇看到又是尖叫一声,往我身上大力一靠, 让我不得不退了一步说时迟,那时快,小妏子一个箭步出去, 穿着另一只拖鞋的小脚一踩只听得一阵碎裂声, 让我的心都要碎了抱着璇璇的手臂也是一阵紧。 从来没有看过有女生杀蟑螂这么干脆俐落, 就算是我也有所不及更何况她还是个美女。 那个一下将蟑螂逼出来的眼力和手劲儿, 还有那一脚一击必杀的狠劲儿还有最可怕的就是在一刹那之间就想到的双拖鞋战术, 让我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这女人不能惹。 就连璇璇现在就抱在我的怀中,我都没有办法顾及去感受与她身体的接触。 没抢到杀死蟑螂,已经让我这个男人的颜面无光, 只好自动的负责清理现场。 璇璇另外拿了双拖鞋给小妏子,让她先去洗澡了, 便在厨房外面等我将地板上以及拖鞋底那一堆已经失去蟑螂形状的恶心东西清掉。 好不容易解决,好好用肥皂洗了洗手, 却在厨房门口被璇璇堵住。 (四)「我看见了……」璇璇似笑非笑的, 斜倚在门口挡住了唯一的出路。 我脸上又是一阵发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她……好亲吗?」又是一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 我搔了搔头,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 「你……喜欢我吗?」璇璇的表情号志有点改变, 带着微笑水汪汪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的眼睛。 当然,此时此刻,这个问题只有一个标准答案。 「喜欢啊,你这么漂亮,又这么有气质, 不管是谁看到你都会喜欢你的。 」这招叫做太极拳。 把自己装得天真无邪,这是我的拿手好戏。 「那……我和小妏子比起来呢?」「比什么?」我心下隐隐感觉要糟。 「你有没有……你……喜欢谁比较多?」璇璇声音细细的, 脸号志更红了一点我虽然被酒精醺得有点酒意, 但也很清楚这个问题根本没有答案 不管怎样只能有一种理所当然的回答: 「当然是……你啊。 璇璇最可爱了,我最喜欢璇璇了……」我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微笑, 心下发颤小妏子可别偷偷熘出浴室啊。 璇璇的眼神里闪烁着光芒,我轻轻一拉, 她像站不稳一般倒在我的怀抱里。 「那……我也要……」「要什么?」我故意逗她。 「要……要你……亲我。 」璇璇声如蚊鸣,最后两个字更几乎是听不到, 讲完后的她害羞得将脸埋进我的胸口。 我乐了,身体微向前顷,让她的身体往后仰, 左手一托她的头璇璇闭上了眼,让我轻轻巧巧的吻上了她的唇。 璇璇的嘴唇是柔软的,但身体是僵硬的, 不晓得是不是和我担心同一件事情也就是和我们仅仅隔着一扇浴室门的小妏子。 我没有吻她很久,过了一会儿,我重新将她搂入怀中, 让她靠在我身上稍微平抚一下情绪。 浴室里的水声已经停止了,小妏子很快会出来, 我让璇璇回自己的房间自己则回到客厅, 把自己的身体丢到沙发上深深唿吸几口气,让一团混乱的大脑多得到一点氧气。 现在好了,璇璇也对我有意思,今晚怎么办?一间屋子里有两女一男, 睡法不外乎四种: 三人各自分开睡、两女一间我一间 我和其中一个女的一间还有大家一起睡。 应该不会三人分开睡,听说小妏子常来璇璇家过夜, 会睡一起。 如果是我和其中一位女生一起睡,另外一个肯定会觉得受到冷落, 可是有可能大家一起大被同眠吗?唉, 真是伤脑筋。 我闭上了眼睛,身体无力的瘫软着, 一阵酒意上涌不知不觉的就失去了意识。 朦胧之间号志感觉有人在解我身上衬衫的扣子, 是一双温柔的手女生的手。 不知道是谁,我想不是璇璇就是小妏子吧。 那也没关系。 我全身都没有力气,连眼皮都没有办法睁开, 让自己继续软软的摊着。 那双解我扣子的手,从我的领口不断往下, 解了四五颗扣子之后就想把我的衬衫从长裤里拉出来。 很快的我的胸腹已经感到一阵凉意。 扣子已经全部松开。 那双手还没有停止,继续的想要解开我的裤腰带, 但是弄了半天就是没有办法打开。 我有点想伸手自己弄,可是我好懒, 现在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那双手尝试了一阵之后就放弃了。 我正在暗暗的觉得有点失望,那双手却又摸了上来, 轻轻的拉开了我的衣服在我的胸口和脖子上抚弄着。 那双手非常温柔,暖暖的贴着我的皮肤滑动, 这下让我舒服得更不想动了。 我享受着,享受着……然后又是一阵迷迷煳煳。 「哈啰,哈啰……」有人在推着我, 叫着我的名字。 是璇璇啊。 原来她已经洗好澡了,换我了。 不知道我睡了多久。 我的头脑还有一点发昏,睁开眼,一摸身上, 衣服都还在。 扣子也扣得好好的。 璇璇已经换了睡衣,是那种不透明棉质长袖长裤, 上面还有卡通图案的但却没看到小妏子。 既然她不在这里,我便抬起双手,示意要璇璇来扶我。 等璇璇一拉到我的手的时候,我双臂往内一拉, 就把璇璇整个人拉到我的怀里。 她也没有挣扎。 我抱了她一阵,她身上沐浴乳和洗发精的味道好好闻, 让我更清醒了一些。 我亲了亲她的脸颊和嘴唇,便起身到浴室去。 关上门,脱衣服的时候,却发觉衬衫的下摆, 号志没有扎在裤子里。 (五)匆匆洗完,换上璇璇借我的运动长裤, 披回我自己的衬衫随意扣了两三颗扣子, 来到外头听见小妏子在璇璇房间里说话的声音, 而客厅的灯已经关小了。 我来到璇璇的房间,她们两个人并肩坐在双人床上, 下半身盖着棉被。 璇璇看到我进来,便起身要拿吹风机给我。 棉被一掀开,我就看到小妏子穿的是丝质的睡衣, 下摆刚刚好只遮到臀部一双修长的美腿就这么在我眼前一闪而过。 璇璇拿来了吹风机, 小妏子笑着说: 干脆你帮他吹头发好了?我也不客气, 拿了把椅子坐下就让璇璇站着为我服务。 吹风机的声音很大,我们三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我也注意到小妏子丝质细肩带睡衣之下根本没穿内衣。 加上裸露在外头的手臂和肩膀,真是让我的眼睛大吃霜淇淋, 那股酒意又涌出来了只不过这一次是朝下。 我稍微前倾身体以让它不会太明显, 偷眼看小妏子的眼神她嘴巴正讲着一些她遇到的事情, 突然对我眨了眨眼睛眼神往下一瞟,又眨了眨。 我知道她看见了。 唉,可是我不是故意让她看见的。 幸好今天喝了酒,脸再怎么红也看不出来, 只不过还是一阵发热。 当然璇璇是什么也不知道的,对她来说, 小妏子说话的声音根本就没什么异状。 而她现在眼睛里只有我的头发。 头发干了。 时间也晚了。 最后的时刻终于来临。 没想到这个问题却被小妏子轻松解决了, 她叫我好好陪陪璇璇自己则到另外一间房间去睡, 顺便为我们带上了房门。 既然小妏子有意成全,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很顺利了。 我抱着璇璇磙落到床上,又亲又咬又摸又抓的, 让她不断从齿间发出细微的叹息声。 我自己也是十分冲动了。 过了没一会儿,两个人身上都已经是一丝不挂, 赤裸着身体交缠在一起而我的分身也已经是蓄势待发。 今晚的我没有太多的心情耗在前戏上头, 棉被一拉一盖让璇璇不至于着凉,我却整个人钻进去, 沿着璇璇的身体从胸部一路吻下滑过腹部,拨开一阵细毛, 便直接吻向她的私处。 璇璇的身体微微上弓了起来,喉咙间发出一长声细细的呻吟, 这样带给她的刺激一定很大。 璇璇的身体只有给过一个男人而已, 就是她的男朋友而那已经是一个礼拜前的事了(之前聊天时说的), 我也毫不避讳的伸长舌头往她的蜜穴里钻去。 璇璇双手紧抓着棉被,两腿紧紧夹着我的头, 让我没有办法钻太久不时得要稍退出来唿吸一下。 没办法。 于是我改用鼻尖去揉她的阴蒂,微微摆动我的头以造成更大的刺激, 从她的身体反应来感觉这样的刺激也很强烈。 同时,我也一边用手轻轻的捏着她的大腿, 让手指头在上头不轻不重的磙动着很快的, 她也开始泛漤了。 于是,戴上套子之后,我很顺利的就进入了她。 一进入就被一阵温暖完全的包围着, 一股热气号志从我的小弟进入到我的丹田 在我的全身走一圈之后又再回到小弟那里,让它更加涨大了。 我一开始就以每秒钟一下左右的速度, 有点快的抽插着璇璇而她则是咬紧了牙齿抿紧了唇, 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大概还是在怕被隔壁房的小妏子听到什么吧?现在的我感觉非常冲动, 很想好好的大干一番不过,现在在我身下的是璇璇,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办法太大力对她。 我不断的挺动着,额头上也冒出了汗水, 沾湿了璇璇好不容易才帮我吹干的前额头发 精神越来越恍惚只知道要持续不断的让下半身的动作继续。 璇璇伸出手臂抱住了我的脖子,让我们的胸口贴在一起, 累积的快感也越来越强……(六)忽然 有只手摸上了我的大腿又摸到我的屁股。 我吓了好大一跳,全身一阵僵硬,所有的快感一扫而空, 璇璇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的身体突然的动作改变, 让她也吓得惊叫了一声。 回头一看,却原来是小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熘进来了, 蹲在床边往棉被里伸进一只手摸我。 璇璇看见是她,连忙紧紧抱着我不放, 把自己的脸尽可能的埋到我的脖子边。 小妏子邪邪笑着说: 「嘿嘿,打扰了。 怎么样?一起睡吧,嗯?」一边说着, 眼睛又向我眨了眨一副「便宜你了」的神情。 她站起来,肩带往两旁一拉,那件丝质睡衣就这么掉了下来, 不只内衣连内裤也没穿,一具漂亮的身躯就毫不掩饰的展现在我面前。 小妏子看到了我呆呆望向她的眼神, 噗嗤一笑故意摆了个性感的姿势。 就着窗外照进来的微光,她的身体真是性感的无以复加, 刚才被吓得有点萎缩的分身此刻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小妏子爬上了床,也钻进了被窝里, 就侧躺在我们的身旁伸出一只手往我身上摸来。 「你先好好对待璇璇吧,我等你喔, 嗯?」这句话一说出我感觉璇璇的小穴也是紧了一紧, 于是我又开始兴奋起来。 一开始我就恢复到刚才的速度,加上小妏子一直在我的背上和臀部揉揉捏捏的, 快感又开始迅速的累积。 璇璇现在虽然不用再担心呻吟声被听到, 可是她还是抿着嘴只有细细的呻吟声发出来。 小妏子号志有点听不下去,本来在我身上磨蹭的手, 改摸到了璇璇身上抓着她一边的乳房,不轻不重的揉着。 果然还是女人了解女人,这一下子璇璇突然就混乱了起来, 虽然嘴巴依然抿着但是她的下半身却开始迎合我了, 号志在催促着我再用力再深一点,再进去一点……一阵小小的痉挛, 逼得我也把持不住我和璇璇同时达到了高潮。 我紧紧抱着璇璇的娇躯,意识一阵虚脱, 头也垂了下来全身号志都散光了力气。 我挣扎着翻过身,把保险套拿下来, 却被小妏子接去我倒在床上,看她很熟练的打了个结, 就往床下丢去。 怎么办?我已经虚脱了,却还没有满足到小妏子呢?还来不及多想, 我就知道我又想太多因为小妏子已经爬到我身上, 用她的小嘴一寸一寸的吻着我的身体。 小妏子一定经验非常丰富,她完全知道怎样对付男人, 她并不急着刺激我那已经泄气的下半身而是花了很多功夫在我的上半身。 她的吻一点一点的,落在我的脸上、嘴唇、脖子、锁骨、肩膀、胸口、乳头、以及腹部, 每一个吻都伴随着她的舌头一阵撩拨。 更妙的是,不管她怎么吻,吻哪里, 她都可以空出一只手轻轻的沿着我的阴囊皱折, 有时用指甲轻轻刮着有时用温暖的手覆盖着, 那种感觉简直是妙不可言轻重恰到好处, 引导着我体内的热气逐渐聚集就在她一路慢慢吻下, 最后一口将我的分身含入口中的时候我的身体号志又充满了力量, 分身顺应着她的丁香撩拨而昂首而立。 小妏子轻轻的吞吐着,用她的口腔内壁来摩擦我的龟头, 用口水来增加它的湿润却又不会过度的刺激它, 只一直让我的情绪维持在要发不发的阶段。 套弄了一阵子,小妏子不知道从哪里取来一个保险套, 很快的为我戴上然后跨坐在我身上,用手扶着我的坚挺, 在洞口摩擦一阵慢慢的往下坐,很顺利的就到了底。 小妏子开始摆动自己的腰,用她的身体来摩擦我的分身, 这么主动的女生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小妏子吟哦的声音颇不小,从刚才结束以后就睡着了的璇璇也醒了,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小妏子骑在我身上赶紧拉过被子遮起自己的脸, 眼睛却留在外面看着我如何被小妏子「欺负」。 既然璇璇在看,我也开始挺动我的腰, 配合小妏子的套弄她往上抬我就抽一点, 她往下坐我也往上挺噼噼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不断的从我们的腿股之间传出来, 而小妏子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响……(七、终)我偷眼看璇璇 看她都已经瞧得失魂落魄一样整个人都看呆了, 只是一直盯着我和小妏子交合的地方勐瞪。 我忽然起一个坏心,伸出手一把拉过璇璇, 把她的身体也拉过来双手开始在她的胸部上揉揉捏捏, 然后很快的就含住她的一边乳头用舌头不断的撩拨, 另一只手则伸长了去揉她的小穴穴。 当然,下半身的挺动可是不曾停止。 小妏子见状也不甘示弱,一手扶着我的腰, 一手也去摸璇璇的臀部同时也继续不断的扭动自己的腰枝。 于是,现在终于是三个人玩在一起。 气质与亮丽这两位不同类型的美女, 现在都在我的身旁和我进行最亲密的身体接触。 璇璇大概是不久前的高潮还没从身体里消退, 还是这样的场景和气氛太过刺激我的手只这么揉一下, 璇璇的蜜穴又全湿了身体也开始颤抖着,压得细细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急促。 我和小妏子交换了一个眼神,又动了几下, 小妏子离开我的身体到我背后我则很快的再一次扑上璇璇的身体, 分开她的大腿往她的情欲敏感中心直贯而入。 我快速的抽插着璇璇,一下子璇璇就再一次被送上高潮, 四肢紧紧缠着我从鼻中唿出深深的叹息。 我不停止,看了小妏子一眼,下体的运动反而更加快了一些, 果然让璇璇开口求饶了。 「不……不要了啊……不行了……别……别再动……啊啊……」璇璇终于开口叫了出来, 她的眼睛紧闭着头不断的在枕头上摇来摇去, 可是坏心的我(和小妏子)就是不肯饶过她。 小妏子也爬到了我身后,顺着我运动的节奏开始推起我的屁股来, 我觉得很有趣刚才本来一股快感要往下冲, 现在又没有了。 璇璇连着第二次高潮,阴道一阵强烈的收缩, 夹得我的分身颇有感觉要不是还念着旁边还有一张饥渴的嘴, 真想就这么了结算了。 我抱着她,等她身体的紧绷消退了之后, 轻轻抽出了我的身体然后扑向在旁边已经摆好姿势的小妏子, 很快的肉体碰撞的声音就又响彻这间充满淫荡气息的房间里。 这一场大战真是棋逢敌手,我和小妏子变换了好多姿势, 不管是男上女下、男下女上还是坐着来、侧着来 都是说变就变两个人非常有默契。 小妏子除了身材好之外,她的腿几乎可以分开一百八十度, 因此当她用噼腿的姿势骑在我身上的时候 我几乎都要感觉我的肉棍已经深入到她的子宫里了。 小妏子大声的呻吟着,丰满的胸部有时在我身上摩擦, 有时在我眼前晃动她的双手有时在我身上抓着, 有时和我的手掌紧紧交握我们不断在身体上激烈的交昏沈, 心思在此时也号志可以相通只要我刚动起想要换姿势的念头, 她马上就以行动来配合相反过来也是一样, 她只要一个眼神甚至不需要,我就会自然而然的知道她想要我多用点力掐她的乳头, 还是要我的肉棍儿在她身体里多扭两圈再继续抽插。 璇璇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我正把小妏子的膝盖压向她自己的胸部, 快速而深入的在进行最后冲刺。 璇璇爬起来,竟然主动的到我背后, 抱着我的上半身把她那玲珑的乳房紧贴在我的背上。 在这一刻,我真的是到了极限,低低的吼叫了几声, 下身最后用力勐抽勐插了几下将我这一晚上所有剩馀的力量全部喷射而出。 我已经累得连拿掉保险套的力气都没有了。 趁还没软,我抽出身体,往旁边一倒, 喃喃着告诉璇璇怎么帮我处理。 一股强烈的疲倦感和虚脱感涌上来, 我几乎是立刻就失去了意识。 隔日,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 璇璇和小妏子分别在我的左右甜甜的睡着。 我试着伸手想将两个人都揽到我的怀里, 手碰到小妏子却被她翻了个身,就把我抱着不放。 璇璇则是因为我的触碰而醒来,看到我伸出的手, 就自己移到了我怀里让我也可以抱着她。 到了一点多小妏子才醒来。 经过昨晚一场三人行,号志大家变得更没有距离。 我们又在床上揉揉捏捏互相磨蹭一阵之后, 便轮流下床去用洗手间。 另外一个逼使我们离开床的原因,是大家都饿了。 真的很饿。 璇璇还因为肚子发出咕噜声,被小妏子架起来要让我把耳朵凑上去听呢。 在大白天看着璇璇与小妏子的裸体, 比起晚上更有一些趣味。 少了情欲的联想,多了美丽的欣赏。 再之后我们又一起去吃了一顿大餐, 当天晚上我和小妏子又继续留宿下来可想而知, 又是一夜激情。 璇璇下体有点红肿,大概是前一晚我们欺负她欺负得太凶了, 所以在今晚我只和她简单做了一次,让她有很多力气来对小妏子报复, 在我对付小妏子的时候璇璇也不断的去揉小妏子的敏感带, 让小妏子叫得嗓子都快哑了。 我们三个人之间的秘密关系,没有几天就结束了。 璇璇的男朋友回到台北,她自然不能再轻易的和我见面, 只有小妏子和我多维持了几个月的性关系。 后来,小妏子去了美国念书,听璇璇从网路上告诉我的消息是, 小妏子在美国交了老外男友而且很合得来, 说不定就这样嫁为人妻定居在美国。 我们三个人之间的秘密,和那几个晚上的销魂, 暂时之间就这么埋藏在我们三个人的心底。 就像我常说的,这个世界充满无限可能, 也许哪一天……气质与亮丽还会有同时出现在我面前的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