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20岁,却和一个比我年长10岁的少妇发生了关系而与我发生性关系的, 竟然是我的邻居——燕嫂。 燕嫂她的身材很好,有着一头披散在两肩长长乌黑的秀发, 那淡施薄粉的脸上有一双褐色的眼睛淡粉色的肌肤和那丰满的嘴唇。 虽然已经嫁给松哥5年,人们都说他们奇怪的是肚子还没有什么动静。 她婆婆总是叹气自己儿子不争气,娶了一个不会生的媳妇。 我想,要是我长大了,就给她生一个!她住在我家隔壁, 我经常有意无意地看看她的脸这个时候,她就也看看我, 微微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 由于白天松哥要出去打工,整天没有回家,就经常过来我家坐, 这样我就可以看她的酒窝了。 我又正在放暑假,于是我常常接近她,闻着她香水味道很浓很浓的体香。 而且她的衬衫上经常有几粒纽扣是打开的, 隐隐可以看到一道深深的丰满的乳沟。 我猜她的里面是一个白色的胸罩。 燕嫂喜欢和我说话。 有一次她打趣我,说我长得这样帅,不知道有多少个女孩子被我迷住了。 我是个腼腆的男孩,说到这里的时候, 通红着脸说: 「燕嫂你不要乱说呀!」 燕嫂听了, 总会用手指头点一下我的鼻子 说: 「小鬼, 要有自信!」 那软绵绵的手指点在我鼻子上竟然我小腹下面会觉得涨涨的。 那时候,当然我没有发觉,我已经开始发育, 也有了性幻想晚上睡觉的时候,竟然在脑子里不断出现燕嫂的影子。 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半夜里,觉得小鸡鸡憋得慌, 可能要拉尿吧于是我起床,走到厕所,发现平常软绵绵的小鸡鸡硬得像一支小木棒。 怎么会这样啊?用手一碰,哎呀呀,小鸡鸡好像会跳!很疼, 又觉得有点舒服真奇怪,憋尿也会这样啊?可能就是这样吧, 我想。 于是迷迷煳煳地睡着了。 第二天,我看着燕嫂的时候,竟然觉得浑身不自在!燕嫂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紧身T恤, 里面的那个胸罩像黑色的条贴身棉质黄色短裙, 整个身材都凸现出来那个屁股又圆又有肉,看见到那条内裤的蕾丝边紧紧包住个屁股, 我想到燕嫂那条内裤是黑色在她面前,突然竟然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 不敢看她的脸。 接下来的几天,我总是很怕遇见她,燕嫂好像也知道了什么的, 不来我家坐了。 但是一到夜里,总是会出现她那温柔美丽的笑脸, 还有浅浅的小酒窝饱满的身材又开始憋尿了, 可是觉得下面又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这一晚我抚着下体, 脑海浮现燕嫂的样子燕嫂……啊啊……燕嫂……好舒服喔……半夜里, 我躲在被窝里失声的呻吟着右手快速的套弄着胯下的小鸡鸡, 迷迷煳煳的只觉得小腹下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射出一团浓浓的液体。 啊!可能就是大人常常说的子弹吧?只有大人才能够从下面发出来子弹!我会发子弹了!我长大了!明天, 我要帮燕嫂生一个小孩子!第二天吃完早饭后 我兴冲冲地来到她家里我知道,生孩子的事情是不可以让外人知道的, 这个时候她婆婆和老公都不会在家。 我敲敲门,喊了一下,燕嫂就走了出来,开门让我进去, 这个时候由于是在家里,她穿着一件丝绸白色的睡衣, 当她走到我面前我这次真正地发觉燕嫂真的是那么的美丽, 长长乌黑的秀发散落至两肩上一双水汪汪的眼睛, 挺直的鼻梁嘴唇微微向两边起,两个小酒窝若隐若现。 她一见到我,微微一笑, 说: 「小家伙, 今天怎么这样早啊?」我嘿嘿一笑 说: 「今天我要帮你一个忙!」「你想帮我什么呀?」燕嫂歪着头问我。 我要帮你生一个小孩子!」我一本正经地说道。 呵呵!你怎么可以这样说的啊!??」燕嫂竟然很生气!怎么?不要啊?」燕嫂哭笑不得: 「你要怎么帮我啊?」「我是啊?我不知道啊??」「小鬼, 毛还没有长齐就想学人家生孩子?看来我得好好调教调教你!你进来 我来教教你!」「哎早说嘛,我还小,但是我已经会发子弹, 可以帮你生孩子了呀!」燕嫂一听这话羞红了脸, 嘴里娇哆着说: 「坏小子你真是人小鬼大!那是精子, 你真的长大了!」看着她粉红的笑脸我禁不住, 掂起脚尖偷偷地亲了她一口。 「你、你真的好没规矩!」燕嫂生气了!「今天我要教训教训你!坐到我面前来!」燕嫂命令着我说: 「坐到我面前地上来!」我站起来走到她说的地方坐下。 「将你的小鸡鸡拿出来。 」燕嫂边说边把睡袍也脱去。 哇,燕嫂怎么这样开放啊?我头一次看见女人的身体, 我只觉得血液翻磙!浑身上下热气涌动。 昨天晚上射子弹的小鸡鸡已经变成庞然巨物!我的鸡鸡一下大得像一支擂茶棍子!燕嫂用手指插进自己下体的黑煳煳的一个洞里, 做着活塞动作: 「燕嫂漂亮还是你看的书的女孩子漂亮?」也没等我回答, 马上用手抓着我的阳具说: 「你的鸡鸡很大 好可爱你是不是在这里发出子弹的呀?哈哈, 告诉你傻小子,那是精子呀!」燕嫂用手套弄着, 接着又说: 「让嫂子教你怎样用它去征服女人。 」燕嫂的手很柔软,套得我的阳具很舒服。 她捉着我的手抚摸她的乳房,燕嫂的乳房很大很柔软, 像水波一样软绵绵很过瘾,她教我用手轻抚乳房上的乳头, 及用牙齿轻咬乳头我发觉燕嫂的乳头,经我的抚弄后已凸了起来。 接着她教我怎样去玩弄女人的下体,她告诉我说那是阴部。 中间突起的一粒小东西叫阴蒂,燕嫂的阴蒂很大粒地凸起着, 型状有点像小鸡鸡的头她叫我伸舌头舐着,用嘴唇吮吸阴蒂, 我吮弄了一会把舌头伸进淫屄里,舐着里面嫩红色的肉, 我见燕嫂的阴唇很深色用嘴咬着吸起来,接着再用嘴唇吮吸, 舔舐着阴蒂。 不过,那味道似乎不是很好但是为了能够帮她, 我还是忍一下吧!「嗯……嗯……啊……啊……好舒服……啊……」燕嫂全身抖簌着 双腿夹着我的头用手捉着我的头发,屁股向上挺动, 用阴部向我的嘴唇上磨着她的淫液很多,流到我满嘴满面。 接着燕嫂将我拉上她身上,伸手捉着我的硬邦邦的大鸡鸡, 大力的套动了一会将它塞进阴部的洞口。 燕嫂的阴内很湿很热,紧紧暖烘烘的箍着我的鸡鸡, 原来和女人生孩子是那么舒服的。 将来我取了老婆,一定要生上他一打。 「啊……啊……过瘾……燕嫂……过瘾……啊……我……要插……死你……好嫂子……」我舒服得将屁股上下的摆动, 抽插着燕嫂的淫。 燕嫂叫我把她双脚。